发光

By chenyu at 2019-10-12 14:40 • 90次点击
chenyu

小云来了
有点开心
至少比不来之前
其实小云只是(体)小
像云
并不是美人儿
美人儿什么样应该
别人看美的不美的我看着
都美的人儿
小云带着典型的高原黑
德宏也没多高还黑的那种黑
颧骨上头带着两朵雀斑团
雾蒙蒙的
有时小云爱打扮 扑了很多粉
也能看见其实 今天的小云
没扑粉和扑 不一样的好看
你坐下呀 坐下
小云站着
站着也不高
就是这么细小的小云
像支细笔筒 宝气 结实
真结实
你坐下吧
我不坐不坐
椅子 打转 扬腿骑上去
椅背把黑T上的梦露遮住了
梦露的白脸蛋上有
细雨滴
这些天来我
总是做梦 睡不好了
你不是一直都在做梦吗
没有 这段时间心态不好
我若是调整好了就不会
做就做吧 不用调整
能睡好的时候自然就能
不行 睡不好一天没神
晚上我得喝红酒
别人送三毛的一箱 他又不喝
都被我喝光了 也没用
我想喝牛奶 真能安眠吗
能 色氨酸有点安眠作用加上
一些心理作用 就能
我得调整 不能睡不好
睡不好就吃不好 再说
看见我婆婆做的饭就饱了
她才活半辈子把一辈子的饭都做完了
说搭赠的量杯太小盛不几粒 给丢了
我天天要吃剩饭我看到恶心
你跟她讲好每次盛多少米嘛
没用 她很委屈她说 我还不是
怕你们吃不饱吗多可笑
现在你看哪个吃不饱了可笑
那可不一定 能的时候得珍惜珍惜
白米饭 挺好
我用白米煮了红豆紫薯一起吃吧
一起 一起
我不
我很多年没吃什么豆了
我胃胀 什么豆都不能吃 再说
我还没化妆呢
我不化妆一天没神
我得回去化妆了
小云说走就走了
我就开始吃红豆紫薯白米饭
白米被煮紫了是紫色的并不是
紫米
紫米硬韧白米软糯

全是4
换季下个单除了1是1
剩下的全是4
买一本看过的书
全是4
发一条动态不是4
我看又是44 等到5
等了好久
带着这样的潜意识
爱操控
爱家里只有一人的夜晚
看高草丛中
亦不吓人
没有什么能吓人的了
拍的真美
喂产妇吃草(婴儿)的吃
的咀嚼
那嘴唇 声音 那草
高草啊
要是一起上学 必是令我艳羡的
高材生 凭我
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的人
爱诡异 偏僻
拍人兽杂交就是
浪费这高的才华啊
拍死很难吗
吃人很难拍吗
要炫技吗 白天 这里
就有一个小男孩死
不到七岁的小男孩的死
健康的
摔了一跤的
小医院误诊的
大医院手术刀下的

我想起他眼睛的曲线和
女孩子一样的童音我
也并不多么悲伤
我也没有麻木多一点儿
我也一点不迷茫
我对三岁小女孩的妈妈说
我说太多太多了
听我说的吧
她的头发就不会再如此枯黄
她的脸蛋就会发光


我起来了
推开第一道房门
看见金哥在打电话
听起来要出门去了
不是说他两天没回家了吗
他妈妈四处找他
白天我看见他了
他说你跟住我的车就能
去到你要找的地方
他对任何方向都把握得准
到了岔路口他打电话给后车的我说
我直走是对的 你再跟着我 你就错了
他们就直走了 我就拐了
那时他在一辆白车里
几个年轻人载着他
他们超车的时候都扭头冲我笑
还没等我回笑出来呢就超过去了
夜里二点他说困了想睡觉
那几个年轻人还在屏幕前奋战呢
谁也没有困的感觉
他们应该一起打游戏的
金哥困了
金哥要睡了
金哥要出门了
我心里暗想可以自己睡了
还是和鼾声轻的人睡觉舒坦
还是自己睡觉舒坦
我也不问 你为什么出门
我也会不为什么出门
有时在车里睡了
又冷又热地睡了一夜
我在楼上知道
我也可能不知道
他可能需要
要是那个年轻人爱他多好
接着我推开第二道门
看见小金在吃海苔
我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回来了
也不告诉我 也不看我呢
小金说 我猜你想一个人待着
怕打扰你
怕打扰我 回来了就不来看我了
好吧
我真怕被打扰
我的路径一天之内改变了多少次啊
为了与人们发生联系
好比现在夜里
小金大谈一些好吃的
说好想家里的垃圾食品啊
周黑鸭 酸辣粉和烤猪蹄
绝不可能在夜里吃东西的我
因为小金要喂我
我就没原则地吃了
是一种酥太酥的蛋挞吧
直掉渣
我不爱任何甜食
我也吃了 这很好
我在夜里吃东西了
感到新鲜刺激
我不想再睡了
我起来看一本宇宙的书
宇宙又小又大的
我与你们二人相遇了
这多么好

chenyu at 2019-10-14 16:22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