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墨迹斑马🦓

By chenyu at 2019-09-21 08:35 • 284次点击
chenyu

早上我用滚开的水烫出一碗鸡蛋水
据说被这样滚开的水一烫营养就没了
再在蛋液里面加某种糖
我有茶糖,冰糖,白糖和红糖
我有很多种可以朝里面加的糖
其实我没那么爱吃糖
人们都说糖这种醛酮化合物不能多吃
我不爱吃糖不是因为别人说糖不能吃多
我不爱吃糖是因为糖太甜了
我看看这四种糖
还没吃到嘴里就觉得甜了
我又看看这四种糖
其中像茶糖那个都快过期了
对呀,糖有保质期吗
糖因为太甜把自己甜成了防腐剂
这种防腐剂比防腐剂更厉害
现在我打算加这种防腐剂了
现在我打算吃点甜的东西
立秋也看见我在蛋液里面加红糖了
立秋可不吃这种东西
立秋都不想尝试
就算知道很甜很甜她都不想尝试


我真不应该写她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写她干什么呢
我必得写人
不写人我难受
死宅的时候也得凑合写写自己
幸好被我写的人都看不见
看见了会不高兴
写我干什么呢
我又不漂亮又那么普通
那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个人呢
都怪刚刚我看了一幅画
一幅漂亮的玫瑰花
在雨中独自开起来了
那是一条幽径
经过那里的人会看见的
要是没人看见谁画的它
我分析就是这么回事
我正看这幅玫瑰的时候
小产妇来了,对
是一个小产妇
刚刚生完的肚子还没消
还像个晚期孕妇
她的线头在肚子里呢
也一个月没消
今天本来装好了行李准备回家
院长亲自来找的她
恳请她再多住一些天
不要钱
线头不取出来说是很麻烦的
小产妇就学着院长的话
说线头不取出来还有点麻烦呢
她也不怪做手术的新手医生
也不怪杨院长把她让给新手做
她说麻烦的时候看着也不像多麻烦
我递给她两块饼干
两点多了还没吃饭
都忙些什么呢
那么忘我忘它啊
天大地大饭最大呀
吃饼干的时候记得喝妈妈奶粉
生完孩子的妈妈们都得喝
很多孕妇孕的时候喝
生完就不喝了
都生出去了喝给谁呢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营养
就那一丁丁点蛋白质和说达标却
不一定达标的微量元素
还多半是调制而成的
感觉能比不喝的强一点点
Just我的感觉
再说住院的时候就吃点喝点吧
别管刚出来的那个小生物
它吸收了太多营养
天地菁华什么的
半年之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后来她就走了,有点愉快
回医院去了

chenyu at 2019-09-22 14:58
1

写的真好,学习了

bale at 2019-09-22 15:31
2

秋天
种植百菊
众神歌唱

昨天看见一个女的发的
还有百菊视频,一条条彩色的菊花带
真挺漂亮的
昨天的昨天X又发一遍埃伦娜给我
才想起来去年我就给这个女的发过
有一天我看见她生了一个孩子
孩子生下来后应该很忙的
她不怎么忙,还写孩子诗
很多人写孩子诗,还挺好
那时候我还愿意点赞证明我看了
后来我发了一条女同的动态
那个女的也点了一个赞
不知道是不是回赞
回赞就很坑了
会错误地认为她赞同我说的
点赞的不止她一个
有四五个
女的可见分组里有二十多个女的呢
我又看了看她写的诗
又看了看那几个点赞的女的写不写诗
看完我就把埃伦娜私发给三个女的去了
其中就有晒百菊的这一位
也可能不是埃伦娜
很大可能是她唇之下
其中一个看了还交流了,但不是她
她可能也看了,但没看完吧
怀疑我发那种片子别有用心吧
对呀,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
给网络陌生人发片子呢
别人又没有要
还是类似她唇之下那种“龌龊”的
我看当然不觉得龌龊了
我看也没觉得多好看其实
大多数电影都很不好看
但是主角好看啊
像女版的小时候的莱昂那多
她爬上屋顶当当当修那个顶的时候好看
她在同吧里看肉女孩们艳舞的时候好看
她朝女人两条大腿中间摸的时候特别好看
她说要给男友买钻戒和房子的时候也很好看
其他不好看
所以我为什么乱发呢
好像我欣赏电影的水平就是这个层级似的
好像我对这个宝妈有想法似的
好像我是同似的
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我就特欣赏同们的纯粹
其实我还更纯粹一些
所以X问我还爱不爱男人时
我说爱,爱不只一个
本来爱多了不科学
渣女啊婊啊什么的
我又实实在在地感到坦然愉悦
做什么我都觉得自由自在和那么对的
所以当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说要和我厮磨一生时
我感到我的自由受到了威胁

chenyu at 2019-09-23 10:14
3

回来的路上路塞了
车动也不动
女司机就是笨啊
路上遇见一个男的
男的上去倒的就很快很好
绕进了一条岔路
看见今年最多的牵牛花
不是紫色的是蓝色的
本来开的心又全开了
昨天晚上就开一次
夜里看见地上一大块方月光
你说月光怎么那么亮那么方呢
我不分析它为什么那么方
我就上了个厕所
没看月亮
我想念你呵
你已淡去
我去看了小金金
她执意在26楼楼梯口等我
不像一个生病的孩子
像小弟媳的宝宝
怎么不到再南的南方去呢
温润的气候匹配薄弱的肺气
你们应放下一切去
因为肉眼所见的那一切
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幼儿园也不读了吗
幼儿园有什么好读的呢
读书就好了
而我不去
我不去的早上穿着短裤拖鞋
不冷吗,不冻大腿吗
不冷。不冷。
趁着太阳不毒气温不低
再多照耀几下我的皮肤

chenyu at 2019-09-24 00:16
4

你的文字的魅力我觉得是透着一种自信
其实别人喜欢美女帅哥也是因为自信
这是一种难得的品质
带来好运

fyq88013420 at 2019-09-24 09:57
5

今天我得老老实实地墨迹了
想老老实实地磨叽比想象的难
想老老实实地写流水账难
我好像总想追求诗意
我没想过要诗化自己
但写什么又都有那个嫌疑
比如早上六点一起来就赶往同济
在路上看见旺年娇这家店铺了
我就想怎样的人会起这样的名字呢
是个死守青春的老头儿吧
肯定不会是个美少女
是那种不装嫩的守法吗
可别惹人嫌
自恋自卑又快活的老家伙
我想到了那种老家伙和
美少女
于是我不能好好写怎么挂号的了
白天跑市场,真带着跑的
速度太快了,什么都能搞好
一路的红旗,一路的灯笼
除了在那里有点儿转向
下午专家的号太慢了
爸爸担心专家太老了才慢的
我说老了见的病例才多
可能三下五除二就确诊了
还能有什么大事
除了此刻在医院里待着
在医院待着还挺好
农夫山泉也是两块钱一瓶卖的
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家玩具店
叫浪子玩具
看见了我就想买
浪子回头卖玩具不晚
还是卖玩具的人都有一颗浪子心呢
有一个族群,他们不爱后天学习
基因里却大多都有一颗浪子的心
损耗了好基因,还惹人不高兴了
没有智识和进化的浪是暴力
只是这个店里的浪子我还没看见
先见着一条浪浪的拉布拉多了
左右粘人
后来出现的那个人虎口上有一小对儿肉鸽
批评了他的拉布拉多
嫌它不听话那种的轻呵
就很听话了
这两个浪人都柔软
买了一个据说是新款的刺球
准备去26楼送晚饭时送给小金金
就有人来电话了
我站在26楼的走廊接的
看的都是城市里的夜的高高的灯火
我就对电话里说,你知道吗
我站在26楼的走廊窗边给你打电话
我看着林立的楼群灯火给你打电话
今天早上我光腿走在城市里的时候
真切地感到城市的美,比世外美。
我说你不要哭了
你再哭我都不好意思浪了。
你还想怎么浪。
想和你去酒吧喝酒。跳裸舞。练歌房唱歌
上次唱败给你了,下次我想唱败你。
为了打久一点我爬楼回的家
原来在电梯里面信号并不会掉
爬那窄窄的太窄的楼道的时候才会

chenyu at 2019-09-24 23:34
6

不合格产品,僵尸就该挨到12点之后再发,而且肯定不会早睡。大舅妈好老了,换了一副人工膝盖又能打乒乓球了。所以很多时候靠意念OK,像杀死比尔,迟早那双腿会动,就算大多数人不能调动意念,那具肉身也有令人感动的自我修复能力。所以我看世上只有两种病,一种是自愈性的,一种是退行性的。退行性的就得利用科技。既然现在还带着肉身呢,先好好爱吧。真成为一个意识体时,还爱肉身的人想有就能有一具,多美的都成,是不是。再见,晚安。我妈喊我上床睡觉。

chenyu at 2019-09-24 23:49
7

饭由我送
一个说不爱折腾
一个不能折腾
我爱折腾
我在医院在路上在家里都一样
真是一样的
我就去送饭了
到了病房看见临床又换孩子了
孩子们真爱生病
和老人一样
都有两三个陪护
老人也有
但老人的一对儿女吵起来了
我是一个几爱玩的人哦
天天让我在这鬼地方枯到。
儿童病房好
除了动画片和孩子的哭闹喊叫
却是安静地
我来26楼送饭了
临床两个在点外卖
之前出院的两个也点外卖
孩子换了又换
外卖倒是不变的
我和妈妈还爱送饭
小弟媳说你们晚上不用送了
想吃什么就点外卖。
我说行
要是在这期间想起想吃的
打电话给我我再给你送。
我们做了各种好吃的
小弟媳蹲在病床中间喂饭
像一只大蛤蟆
模样看着挺有意思的
妈妈也有意思
昨晚去超市就买了一根香蕉
超市里的香蕉落单到这个地步的少
妈妈很珍惜
又等五毛的冬瓜降价到五毛才买
好配老鸭肉虾仁豌豆米熬汤
我得实实在在地喝到
实实在在地做点什么事
这些实实在在的都是虚幻的
可虚幻的也是虚幻的
就实实在在地做些好吃的
给爱的人们吃
给肉身吃

chenyu at 2019-09-26 13:25
8

今天又有一个蓝绿不分的人
色盲对儿没这个对儿
蓝绿不分的人却越来越多
第一个蓝绿不分的人
站在大片淡绿色的海洋球上面说
哇,好多蓝色的海洋球啊
那不是绿色的吗我说
蓝色的呀就是蓝色的不会错
也对,为什么海洋不是蓝色的呢
我不再辩
我们一起趴在很上面看下面的海洋
几个大人也淹在里面
有的显得疲惫有的还是个孩子
第一个蓝绿不分的人现在也很疲惫
她爱上一个同时会爱几个人的人
第二个蓝绿不分的人是德宏那边来的小云
今天带着弟弟和新新
他们买了新文具水杯回来
弟弟要姐姐的粉色水杯
小云不给弟弟,看也不行
弟弟跪在地上不起来,给我拆开看看嘛
小云你给他看看嘛
男孩子整天红色粉色搞得好吗
弟弟还是拿走了新新的粉色水杯
小云说新新你先拿这个蓝色的吧
那不是绿色的吗我看
新新就拿着那个蓝色水杯了
老土。跟弟弟翻着白眼
这双腿比小云的还长怎么
小云看着长得不像自己的新新哈哈大笑
我要是有那一双大长腿能嫁给她爸吗
弟弟把粉色水杯吊在脖子下面
老土。新新的口头禅
越长越漂亮
也不和她爸在一起
说一起生活久了就会长得像你的
是有这么一个提法没记不清了
小孩子会越来越像赚钱养家的那个人
就算并不生活在一起的
那个强势的人
这些个小孩子在加速变美
越来越多的蓝绿不分
常常把我惊到了

chenyu at 2019-09-27 16:47
9

我赞叹一位老医
头发都白了
还那么年轻
他进了一个病房
看见年老病人的年轻陪护
就两只眼睛有光
特别朝年轻陪护说老人的病情
老人也很年轻
我细看了一下那个老人
瘦得连法令纹也没有
他们俩个真挺像
要说老人不年轻的唯一证据是
过于担忧自己的病情
他的陪护也就不能不表现出担忧来
然而任何病情都是不值得担忧的
这个年轻的老医就说病情
很会说病情的主要是声音好听
两只细瘦的胳膊在空中划弧
和十个长的整洁的手指头
再把它们收回来插进黑色裤袋里
余一两根在外面
短袖白褂上装的下面你能看见那些手指
有时说完是一根
有时说完变成两根
不是说我总是看这些就是爱犯花痴
小金也犯
说刚见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师监考
是她见过最会穿衣的老人
她说了半天老人怎么会穿衣的
好像就是衬衫和灰毛衣
她赞叹
说一看就知道他已经很老了
可是又觉得太年轻了
我说能不年轻吗
八十岁了还不退居山林田野
还不回家养花种草
还能干出给孩子们监考的事
能不年轻吗
这些年轻的人和那些老人一样
哪里都能遇见
年轻的人遇见年轻的人
年老的人遇见年老的人
年轻的人遇见年老的人总是慈悲
年老的人遇见年轻的人多半会骂不正经的

chenyu at 2019-09-28 11:13
10

又听见老太婆叫了
她有个女儿
女儿的女儿才四岁
老太婆吼这个四岁的
街上也撞死个老太婆
说和车相住了
老太婆往左车也往
老太婆又往右
没有用
给撞死了
老太婆也有一个女儿
来了就哭
哭很久很久
也不算久
救护车要来没来时的那么久
还是久
哭多短都久
第一次没拉走
既然已经死了
就等警察把什么都弄完
再一起拉吧
又接着哭很久
都累了
哭有什么用
这样的老太婆这样地死去挺痛快的
我要是个老太婆可不愿意病死
也不舍得杀自己
煤气自杀那种也不行
疼
什么时候不想学习了我就是个老太婆
就死
不管什么年纪
越痛快越好
爱我的哭
懂我的不哭
为了不马上死我就学了
我学了一点新知识就想找地方用用
我根本没什么地方用啊
倒是不许爸爸做动脉造影用上了
他只听专家和北京专家的话
不听我的话
后来还是听了
我也不怕别人说
他女儿不舍得一万元的造影费
这些死要面子死不学习的老韭菜
记住了多往下拉搜索
上面的没用
上面的和专家说的都一样
有些动眼神经麻痹三个月就自行恢复了
是有些,可不是全部
自从知道了这个知识后
半个月爸爸就已经开始恢复了
这就是新知识的力量
其实是老常识
被过度医疗造出来的新知识给压下面去了
我的那些知识还想用在孩子身上
有个四百宝宝群
宝爸说四岁的女儿肚子疼
群里大讨论啊
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就怕
就怕
老天,你就怕什么
老天能不就给你来什么吗
症状其实就是肠痉挛产气过多
排气就好了
就是放P
不好排的 热敷也能缓解
女孩小的时候很多都爱闹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男孩少
女孩子多男孩子少不是谁说的
是我自己观察得到的
因此我不确定
或者我更确定
反正谁说什么都信点不信点吧
群里那个宝爸当然不相信我
要去儿童医院来一次大大大检查
是他太爱女儿吗
也有相信的
相信的人是个自费考假证的理疗康复师
说她喜欢知识被尊重的感觉
所以她轻易不说知识
我轻易就说了
哪个宝宝问
我就跟所有宝宝都说
什么都说了
一点不保留
我经常在群里说一些真知识
一些重复的知识
宝妈爸们并不太当回事
觉得我说得太随意
不像是对的
我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谁要是这么说了保管是不怀疑自己的)
我只是感到这四百个宝宝是活的
我不能不说点真的
在我没死之前
我会一直学新知识和四百宝宝说的
是踏踏实实地学而不是 天哪
我学这些有什么用
我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我很坚决地干这件事
再说四百宝宝正好
五百多了三百少了
我也就四百那么大点
四百宝宝里太大的宝宝退出来
月龄为负的宝宝驻进来
只有我和假证理疗师是不变的
当然我也可以什么都不说
天天说知识又没什么回报
假证理疗师的意思是知识应该付费
那得跟假装要学知识的大人说去
不花钱不肯学 花了也就学不到啥的那些
跟宝宝们说没用 也不用
宝妈爸们傻乎乎的 听完也不往心里去
这些都不影响我说新知识的热情
万一四百宝宝有一两个能听懂呢
万一这样我能不死太早呢

chenyu at 2019-09-29 08:22
11

刚刚卓给我发了一个视频
说第二个跳舞的人特别像我
7月17日她也给我发了一张照片
是那年几个孩子在一起拍的
我没看见或者忘了回
这个舞蹈视频软件我不想下
就没看
但我打了个电话
她就接了 我们说了很多孩子的事
妈和另一个妈经常会谈孩子的事
以前我很爱谈
现在也没有不爱谈
但没什么人来谈
都四散去了
人与人越走越远
这也分开四五年了
人总会变
要么一个变了
要么另一个变了
要么两个都没变
这最糟糕了
如果两个都变了 方向也差不多
那就和两个都没变差不多
这样就还有契合感
放下手机和小金提起卓
小金说你兴奋了
我是
这些年我的朋友越变越少
我也不能抱怨
朋友,你想更快更孤独吗?
这句不是我说的
前天熬夜看《抹去重来》里的
但这正是我想说的
那可以这么说吗
像一个有过敏症的人
一点点波动和声音
细胞都炸了
这多么脆弱啊
美人儿却 说来就要来了
要证明自己的强大
让骂她太脆弱的人看看
她到底有多强大
她能有多强大
放下一切千里会友那么强大吗
所以我不喜欢抹去重来的结尾
更快更孤独的人终究还是回归了
《丧尸未逝》的贾木许还在说 生活
是完美的 细节你慢慢体会。
这也是常识了
当然他可以一再重复这句常识
我不喜欢也还是有人喜欢
我倒想跟那些不回归的人在一起
我回不回归都差不多了
而有的人回归就是真的回归了
珍惜他们灵量最大的时候吧
未来会变大还是小
谁知道呢 我以为和我在一起的人
都会变大的
可也不一定
我测得准我
测不准美人儿们

chenyu at 2019-09-30 13:28
12

我真不是故意的
巧一开门
我就去了
我不想看她被烧得怎么样
小澄的妈跟我说时
我就不想这件事
我不想看
我都不抬头
我不问
北京烤鸭关门了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
还开不开
巧去杭州时多漂亮
夜里一个人开着车
骂了几句娘
说去就去了
才上路没多久呢
别人的老公教的她
这肯定不行
老公的老婆追着打骂
巧也迷惑金哥
问你们之间还有爱情吗
问你爱我还是陈姐
这些永远相信爱情的女孩们
不管受过多少伤
而且总爱问傻话
世间有谁是不爱你们的呢
如果这时有一个人愿意来看她
对她来说也慰藉最大
为什么不可以呢
巧没去杭州之前要留一套写真纪念
她骑着不知谁的大摩托来接我
后来我发现她那细胳膊根本搬不动它
那套照片我拍得真不错
照片里的她眼神坚定
但她说这不像她的风格
她拿出她喜欢的风格给我看
雀跃的,小女人的,小清新的
我怎么尝试都拍不出来
当然那些风格没什么,挺好的
只是那不能让她在杭州留下
就回来了 卖烤鸭
也从容
五十只烤鸭卖完就打烊了
也不做多
这会儿被我看见了
不从容了
全红了
因为被烧而感到窘迫吗
被烧了也还是好看
笑着说换了烤箱再也不会了
做做卫生会再开张的
还是戴着加盟的棕色围裙
还是戴着医用手套
眼睛还是那么亮
我笑着说等你再开张来买
不知怎么一转身就都是泪了
完
这次真要犯规了
明天要开始三陪了
三陪这样的事不能记了
不是说360度表演才真实
是真的憋不出来
会比现在还差
所以太投入生活的人真的写不出来
又值得羡慕 值得我记录
那些人的纯粹和专注
这也是一个纯粹的人投入的人
而我的纯粹是只想快活
谁要让我感到累了不舒服了
就离开分开(一段时间)好了
我对孤独早无恐惧之心
这太自私自我了
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可人能绝对无私无我吗
好比人能明知众生不平等而绝对视为平等吗
(这是唯一可以用到绝对的问句)
而我真哭了我不能
没有人能能
我们都不想成神
坚定地做人
变成各种狭隘的主义者
越带着偏见看人们越觉得安全

chenyu at 2019-10-01 19:06
13

W在哪里呢
我想死W了
W失踪了不到二十四小时
差一点儿就到二十四小时
在零到二十四小时之间我想
没到二十四小时到底能不能报警
为什么是我来报警呢
警察问你们什么关系
我怎么回答
我实话实说吗
不能说实话
就说我也不太熟啊
你看我订了一家那么漂亮的酒店
她都不住
谁知道她住到哪里去了
我怎么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当然最好不要由我来报警
W住的那个酒店老板不会报警吗
要是W躺下就起不来了
她很可能躺下就起不来
我喜爱的三个人都有点儿病
W果然起不来了
起不来快二十四小时了
要是再也起不来了
就糟了
就没人看我晒自拍的APP了
就她一个真粉
其余二三百都是没用的僵尸
W说要是我真死了呢
我说我就关掉APP
好好地活下去

chenyu at 2019-10-05 22:22
14

我和W去了一个湖边
在通道入口买了一个冰淇淋
六元一个很好吃
W说我不能吃
大姨妈期间不能吃
越吃越多
我就买了一支
结果我们俩个都认为很好吃
一起吃
到后面化了得舔
看着很恶心
(我不觉得)
但确实很好吃
我说回去的时候还买
买两支
大姨妈也可以吃
吃不到子宫那里去
W又说一遍不许买不许买
最后真没买
没得吃了
回到住处附近我们买了很多小吃
第一次吃章鱼小丸子
没有冰淇淋好吃
吃一种包饭炸鸡腿的时候
看见旁边游弋厅里有人跳舞
也太好看了吧
我们立刻马上决定不走了
这个假期我们也没什么计划
走到哪儿算哪儿
W在我身后啃着鸡腿和我一起看
我们坐着看那个白衣人跳舞
那个人很瘦很瘦非常瘦
鸭舌帽配小眼睛那种
自己投币自己跳舞给一大圈人看
206块骨头在动和肌肉
他不自创舞步
有的人跳得是很好但自创舞步
最后得分非常之低
他不自创舞步得了很高的分
他不自创的比那几个自创的跳得更像自创的
和游戏设计里的一样又不一样
如果真有不一样的地方程序能识别不出来吗
上面很多个摄像头呢
程序怎么不扣分呢
那到底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啊
还是说不一样也行
还是说这个程序能感受到他真是那么回事
不像扣那些人一样地扣他的分
我回头跟W说你看
他一身的艺术气
边说边心里评价这个评价很傻
发现一些很傻的实话我也会说
W听了更不想走了W买了一些游戏币
白衣人跳完我们才去开车打篮球
卡币了
来了一个膝盖全裸的小哥调机子
帮W系安全带
看着趴上去了很暧昧
其实趴上去并不一定暧昧
是那只手有点慢又挨的紧
我从W肚子上接过安全带扣上了
维持他那样的一种慢
以为走了又阴嗖嗖地从后面抓人胳膊
抓得很实在
又缓慢又是一只大手
就抓住了
说座椅不能放胳膊
又不马上放开
边意味深长地盯人
这是一个骚气侧漏的人
不年轻又很年轻
挺好的
游艺厅里又热闹又单调
也不见天日的一些人需要轻佻来调剂
W爱装病
那会儿快死了又不真死
这会儿一个人投篮
好几百个
也不心疼了
也不胸闷了
也不休克了
也不恨我不积极救人了
我坐小黑椅在后面看着 默默数数
高 手臂长 准头大 矫健
后来终于把币投光了
出来看见一个会开飞车的游戏手
我们就第三四
那个有温柔女伴陪伴的人 稳稳的是第一
还有门口的白衣舞人蹲着呢
跳得不好的人一直投币不下台了
谁也不说她
让她跳吧
白衣人在人群后面有点难自抑
跟音乐轻轻跳着跳着
就走了
是一个人  看着挺孤单的
他跳舞的时候有个搭档
非常默契
没有一起走 各走各的
我和W也是过了假期就各走各的了
W甚至不如我
我们都不想真的跳舞开飞车什么的
和这一圈儿不上台跳舞 只看看别人跳舞
看完就走掉的人是一样的
完全没有不一样的

chenyu at 2019-10-05 22:28
15
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