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松R3 ↗《这个不算》

By zbfu at 2019-09-20 19:00 • 277次点击
zbfu

《这个不算》

4天没写诗
才知它对日常的重要
像过道
让我惊慌


《过道》

好几日我的身后跟着一个过道
我的烟在里面左冲右突
怎么也剔除不掉几条细腿。
我转身定睛去看
它不过是一些黄色方块
与我如影随行。
现在,我来到河边
对岸是我想去的地方
那儿的鸟不再互相攻击
会有一个醍醐灌顶的人
在某个夜色将临的黄昏
原谅没有火把的我。
而我只能隔着河
呆呆地望着水的沉静。
我的过道里
那个在房间闷声抽烟的男人
隔着。

zbfu at 2019-09-21 12:12
1

《过道》

好几日我的身后跟着一个过道
我的烟在里面左冲右突
怎么也剔除不掉几条细腿。
我转身定睛去看
它不过是一些黄色方块
与我如影随行。
现在,我来到河边
对岸是我想去的地方
那儿的鸟不再互相攻击
会有一个醍醐灌顶的人
在某个夜色将临的黄昏
原谅没有火把的我。
而我只能隔着河
呆呆地望着水的沉静。
我的过道里
那个在房间闷声抽烟的男人
隔着我。

zbfu at 2019-09-21 12:13
2

《因果》

当中的某个
名字起初
刻在竹子上
后来
竹林成片成片死了
我们死了
名字在身份证上
不死不活
它不因九月
像粒丸子
而坐毙
也不因面孔逝去
而活着

zbfu at 2019-09-22 19:40
3

《过道》改了一下👇

《过道》

好几日身后跟着过道
我的烟左冲右突
很是惊慌
里头有些黄色方块
现在来到河边
对岸是我想去的
那儿的鸟不再相互攻击
有个醍醐灌顶的人
在某个将临的黄昏
原谅了没有火把的我
而我只能隔着河
同水一起沉沦
鱼贯而入的过道里
那个闷声抽烟的男子
隔着我

zbfu at 2019-09-22 19:43
4

《一个南方人》

他写做饭和吃饭
出场最多的食物是米饭
人物是儿子
不太喜欢用“我”字

zbfu at 2019-09-23 13:01
5

《南方人》

他写做饭和吃饭
出场最多的食物是米饭
人物是儿子
不太喜欢用“我”字
“我”被另一个嵊县人
放到“鸟”边了
“鹅”

zbfu at 2019-09-23 13:44
6

《漩涡》

河水黑的,倒影是马甲与
打捞船的一种橙色合谋
他们驾这种电动小船
手上的捞网象征性地探入河道
远处跳跃的鱼光获得了某种慰藉
一只黑鸟姗姗飞过
是的,它飞过了黑色的水面
船儿却永不返航
漩涡:万物都在漩涡中

zbfu at 2019-09-23 18:33
7

《距离》

距离大约不是长度
得冷静把握
它一个热量单位
戳两行字
循环一首歌
手机很烫,手发冷
仿佛另一个人从冬天的枝桠上
伸过来
我宁愿陷其脚印里
跺着,年轻的户外或二两小烧之后
那般布鲁斯
一切向你漂来
雪人离你很近
甚至可拧断它的左耳朵
安到右耳
可通常,距离
只剩干搓自己的份,到很热
再捏捏鼻子
晚安

《白马》

白马是座服装城
N年前开业时还记得
宛如国庆
这几年对国庆有点感冒
不是这个国
是黄金周,巫蓉(同学姐姐)的
一跳(后出《断崖》)
就在白马那座最高的楼
合肥火车站边
可以望见它
依然白马
几次走过都人流如织

zbfu at 2019-09-24 01:07
8

《淝水之战野史记》

淝水之战大约这样
80万对8万
80万败了

其实漏了场野战
少年猪不弗
携100万军蚁(北府兵特种部队)
孤身潜入
符坚未及投鞭断流
前秦大军已乱蚁附身
蜇得生疼
哭喊、挠心、溃退
可谓攻心为上
东晋遂安
淝河也一战成名

人们乐见稗史
不擅改战局走向
朝野上下各得其所

这么叨着,下午四点
中年猪不弗
沿下游的南淝河(合肥)
勘察河道
并训练三只弓背蚁(讨北?)
其间,蚁后着一队工蚁输送了下午茶

zbfu at 2019-09-25 11:37
9

《九个人》

镜头里有九个人,他们是行走的时间
河里也有时间,正被那只黑鸟占领

不要将鸟捉来,落入他们的脚步
这是两部时间,以不同的指针
不同的节奏,进在不同的秩序里

还有一个,时间之外产生的
不是九个之前或之后的第十人
镜头里也看不见
唯从影像中穿过的一缕才显现
哦,他像烟雾一样散去

曾经,他为时间守夜
像一只鸟,低头看着水面

zbfu at 2019-09-25 11:38
10

《26》    给海子(3.26)外外(9.26)

河沿上
红漆刷的数字
有些磨损
这并不意味暗记
或符咒的发生
它看上去稀松平常
唯一的意外
可能想起两个人
一前一后,从河面上
把一辆26自行车
骑出了一溜烟

zbfu at 2019-09-26 11:39
11

《又给外外》

外面,是外面的外面
是白色
没等你想起雪来
它就变白
真白

zbfu at 2019-09-26 19:20
12

《》

望望
她头像上
那枚小红旗
像一道命令
我瞬间就挂了
突然
失语

zbfu at 2019-09-27 10:55
13

《有一种呆叫牦牛呆》

两天不写
头次参加乌青的斑马松
怎么更新呢
看乌青写
重复是没有用的
重复了四次
末句
“你看这首诗一点用都没有”
对我有用

zbfu at 2019-09-28 19:48
14

《九月》

九月真滑啊
鱼尾巴
九月
唯一的滋味是
今天被心怀少年的一个卓玛
当作少女了

zbfu at 2019-09-29 19:06
15

《喇叭》

河里
有一只小小喇叭
到晚上
特别安静

黑沉
偶尔拔动风弦
奏出一两点灯火
那朵桔黄色音符
可能是天上的星星
跌落水里
某一天我也如它
失去同伴
一文不名
就躺在河面
看着那只黑鸟
在喇叭的怀抱里
盘旋

zbfu at 2019-09-30 19:25
16

《推送》

推送一篇
系统说,敏感
就将911
国庆
台湾
Hk
这些分散各处的

删或换
词很辛苦
暗想
再不行
连乌青
这个乌黑乌黑的词
也删

zbfu at 2019-10-01 18:57
17

昨天编X忘写了,以一首旧的补下👇

摩擦与坠落

风灌进手掌
手掌拂过身体
身与体摩擦
先手与反掌摩擦
温度在盐、铁砾之间摩擦
上行的电梯与下行
哦,一部时间的错开
坠落,冷峻的风
我们的花朵
悲悯的花与欢畅的朵,坠落

zbfu at 2019-10-03 17:04
18

我们是白色的

我将去服刑
在狱里
谋得公号小X的轻役
每天以白底黑字
和人的名义
推送命文
挟的私货无非是
几行白底白字
我一点也不羡慕外面
除了空气
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文字会从浓雾中穿过
成为其中一张脸
唯渐行渐近
才被另一张辨认出
我们是白色的

zbfu at 2019-10-04 14:01
1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