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松R3-Z

By zhener at 2019-09-19 22:44 • 168次点击
zhener

#一头心血来潮的鱼

她画一个圆
或画半个,不一定
头绕一圈
可能绕到四分之一停止
盯着窗帘纹路看
记一段数据,比如π
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
背一千位,然后忘掉
由海往淡水湖里游
游的方向不知道对不对
往上跳
按照同样的弧度落回来
也可能见到鸟往回飞
她转头跟鸟走
一闭眼跳到沙漠里
完蛋之前要难受一会儿


#浩克挺孤独
作为一个巨型雕塑
立在一个什么铺子
可能是餐厅
我只记得离他不远是个酒馆
比酒馆离他更近一点是一个垃圾桶
垃圾桶由大桶换成了一边黑一边绿的小桶
绿的那边扔橱余垃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的门口
另一边立着一只沙皮狗
体型比他小一半
沙皮狗是白色的
没有那么白
就是挺实实在在的白色
浩克是绿色的

zhener at 2019-09-20 20:24
1

#一个鬼出去买可乐与水
冰水比可乐重要因为可乐需要倒进冰水里面
只喝一罐可乐根本不够我需要一次性至少喝下一升才能停下来做别的事情
我曾经怀疑如果有一天我停止喝会不会像那些突然停止酒精的酒鬼一样得谵妄
秋天(今天风特别大很多人说秋天真的来了但我觉得每一个季节都渗透着另外三个)
小卖铺老板望着我点手机看我大概扫好了二维码的那一刻说了一共四块五
我感到他想在他报价我支付这件事上形成某种默契这种默契并不是为了高效而是为了表达某种友好因为我除了问价格一句别的话也不说
回来路上,好冷啊
是时候选择一种饮料伴我度过余生了

zhener at 2019-09-21 19:49
2

#酒甏

他的一生
只是很短很短很短
的一段
才与酒在一起
后来,他只是作为一种盛酒容器存在着

他是空的

zhener at 2019-09-22 16:58
3

#半首诗

写了两行
外卖来了
就搁着
吃完想不起来了
就这么地吧
就这样色儿的吧
(冒牌东北口音)

zhener at 2019-09-23 21:46
4

# 送给王维

小区里空荡荡的
(这种空荡不代表没有而是所有的人(在家的老人散步的老人餐厅的工作者)都那么慵懒(或者说每一个动作的频率低于早晨和晚上),安宁和平静,矛盾没有爆发,人们穿长袖或者短袖长裤或者短裤(这里有四种搭配任何一种都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在路上缓慢走动或者想象他们此时慢慢倒下在路上睡一觉也没有什么突兀的)
但是能听到一些声音
(偶尔一个人喊叫另一个人的声音但这个声音没有那么刺耳(她喊出一个高分贝的声音仍然让人觉得温柔),有人提着什么东西(手机还是什么放音乐的设备)里面放着越剧(这声音划过去了随着人远离越来越小(高亢的徐派唱腔吗好像不是像竺派柳毅传书我听不出来柳毅传书这种还会有人听我觉得也挺不可思议的我确实听不出来但我家里有人就能听出来他从来不看这些甚至没见他听过但是往往人家一开腔他就知道这人唱的是什么哪一出的哪一派的唱得怎么样哪里唱得不对了他就是这么一副讨厌的样子)),有电瓶车三轮车汽车开过的声音还有门关上的声音(这些声音错落着发出就好像钟表走动的声音只是它不那么规律(是不是可以发明一个钟表它秒针走一步走的不是1秒而是0.8秒但是下一步它可以走3秒,钟表那三根针也可以自由地在它自己的表盘走动它可以自己定义一天我们看不看它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它在走它在往前走(所以还是给它制定了规则就是它得往前(这不怪我们因为没人能让时间往后走))))
夕阳的光辉射到这个小区里
(它柔和地停留在很多窗户上(很多窗户开着也有些关着(有些窗户开着窗帘也拉开着但有些开着但没有拉开窗帘有些窗户关着拉开着窗帘而有些关着并拉着窗帘)),和一些阳台金属栏杆上(反射过来也并不让人觉得那么刺眼那只是一盏四十瓦的白炽灯它没有任何让眼睛反感的地方它很好但如果我有一个阳台我希望它没有栏杆尽管这不安全))
也照在我的窗帘上
(一小块,橘黄色的,接近于方形(但那不是方形只是没有圆角而已我不知道是什么使它呈现了这样一种形状可能是对楼的一个什么东西我想象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但我希望在这光影里出现一只鸟),在桌子上房,感觉很温暖(说实话我很想做出这种颜色的冰块,把这种让人看着温暖的冰块(这个想法就像我想用柚子皮做成口罩一样那我愿意一整天都戴着这个口罩)放进糖水(或者可乐)里面)。

zhener at 2019-09-24 17:28
5

# 晃荡越来越纯粹,写一个晃荡集

骑车,去找最近的麦当劳
地图上显示只有三公里
但我骑了两公里以后显示还有三公里
越来越偏僻
临时决定靠一条街停下吧
小镇
我看到他们房子后面还有山地
有点热
公交站牌绑在路灯杆上
只有一路公交
想往回坐,往回坐一站就又回到我那里了
很渴,看到超市在对面
就过马路去买水,坐对面的公交吧
坐去哪呢
哪儿都不认识
坐上去了,那条路很颠,
颠颠颠颠颠
车上有两个人
后来都下了,只剩我
我在一个大学下车
进去逛了一下,
绕一圈出来发现出来的门不是我进去的门
好懵啊,又很饿
那个门口有一家麦当劳
进去发现大学生们都排队排成一堆
退出来找到附近一个地铁口
下地铁,新修的地铁,只开通了几站
坐了几站
出地铁站碰上了麦当劳
进去吃
那里面太干净了但是没有厕所
出来走了一段扫了辆车
骑骑骑骑骑
到了另一个地铁站
进去找厕所
又出地铁
走一公里
去买奶茶喝
我说我要这个
那个小男孩悄悄说不要买这个这个不好喝
我说那哪个好喝你说吧
他说这个好喝
我说那你就给我这个吧
那家店三个男孩在工作
以前我记得全是女孩
做好了
打开给我了
那个给我做奶茶的小男孩一拍脑袋说啊
我忘了你说要奶茶,我做的是牛奶
我本来想回应没关系的算了
他已经上手迅速做奶茶了
他说我再送你一杯吧
他把他那两个同伴也搞得挺懵的
那我说什么呢
我就拿了两杯
去坐公交车
又回来了
晃荡用时,四小时

zhener at 2019-09-25 21:28
6

#发面小笼包

越来越少了
能买到的
都是薄皮小笼包

#咸豆浆

卖的人越来越不好好放酱油
放那么多
咸死我了

zhener at 2019-09-26 10:45
7

# 空的一天

坐在空里
躺在空里

zhener at 2019-09-27 20:42
8

#

每天过来晃一下
看一看
有时候不太看
写完就走
我也每天晃出家门
有时候晃很远有时候就几百米
看一看
我与我的所见
我与我去到的那个地点
与那个地点里的所有物
与那时那地的蓝天白云
还有与这里的人与字
到底有多少联系

zhener at 2019-09-28 22:45
9

# 看到栗子我想到的

一个缓缓的,橘黄色泥土山坡
除了栗子树几乎没有其它植物
会有一些冒烟的蘑菇
我们在上面玩打仗的时候看到它们
就抓起来扔出去,会冒烟
我们称它,烟雾弹

要扛长竹竿上山
把树上的刺球一个个摇下来
有些老了的
自己掉下来,或风一吹就掉下来
不小心掉在你头上肩上
回家就要挑刺
我喜欢给我爸的手挑
拿一根针
刺破他的皮肤
摇那根刺,有时候要挤一挤
他说我挑起来不疼

我单纯喜欢挑栗球刺
有时候他们的手都不给我
就去找他们剥栗球套过的厚皮手套
给这个手套挑刺
舅妈常说
傻掉唻

用蒲篮装栗球,担回家剥
小孩拿火剪夹掉出来的栗子
一排一排捡
一整天都待在山上
饿了去找挂在栗树上的月饼
舅妈会带多些
牛奶,苹果,果冻,八宝粥
我喜欢给她们家捡栗子

秋天就是这样
白天上山捡栗子
晚上都围坐在一堆刺栗球周围
戴厚皮手套拿剪刀
把栗子一颗一颗剥出来
剥出纯白色的嫩栗子
直接剥壳塞在嘴里
舅舅把栗球壳装起来
倒到院子里点火烧
此时,偷偷煨番薯和玉米吃
偶尔有栗子在火里烧
会爆炸
嘣一下

在某些时光
二十一世纪初
村庄里的农民们
他们春天采茶
白天采晚上炒凌晨赶到茶市卖
采完茶养蚕,凌晨采桑叶,一天喂八遍
摘完蚕茧以后入夏
他们采烟叶,凌晨采烟叶,白天串烟叶
到八月茭白熟了,穿防水套裤下田
而后秋天来了
就打栗子剥栗子
这种日子
可能持续了六年八年十年
而后山荒地荒田荒
大家进厂做工人
他们为自己孩子在城里买房子的钱
到现在还是没存够

zhener at 2019-09-29 19:36
10

# 九月的最后一天女孩杏回家

晕乎乎
手又抖
钥匙找不对锁孔
她用另一只手摸锁孔
把钥匙插进了锁孔
转动它以后门打开了
她进门后在地上瘫下
觉得这两天呼吸就好像在喘气
想起前天浸昨天懒得洗今天还在盆里的衣服
觉得人活着还是有点麻烦
拉被子擦眼泪
想到被套床单好久没换
哭了一会儿站起来换床单

zhener at 2019-09-30 19:33
11

# 小说写到某个桥段的时候
我脑子里充斥了卡姆这个形象

zhener at 2019-10-01 22:01
12

# 戒除

杏离家出走
在冬天
是十七岁
去某个陌生人的坟头
看梅花
回忆起这件事时
杏问自己为什么没想过死?
对于这个问题的分析
使她多想了几次死的问题
死,她想了几次
她后来又想过几次

杏没有死
她活了下来
杏没有幻听
她说她周围有很多声音说话
不停说
她妈妈没当回事
后来杏跟高她四个年级的女生说
她听到好多人说话
但是她自己用某种方法控制住了
那时杏九岁
在放学路上
后来憋不住尿
在离厕所还剩不到十米的距离尿了裤子
她哭,她妈打了她
那个女生笑她
她其实控制不住

zhener at 2019-10-02 22:35
13

# 关于这样的天气是否需要开空调

刻意去听空调外机的声音
想象此时电表箱
那个红点快速闪烁
打开空调
给了这个屋子外的世界两个线索
就是空调外机与电表箱
我在告诉这个世界
我开了空调
但是大家都睡了吧
不会走到我的窗前来判断并评价我
国庆节,居然开了空调!

zhener at 2019-10-03 23:31
14

# 梦

读完高三
又在安排读高一的事情
高中读完再读高中
如此循环
我那个文气的爸爸
拿着白色纸片
漂亮的表妹
她已经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
她领着我,她说就在前面
在他们面前
我大喊我梦过两遍了

zhener at 2019-10-04 16:34
1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