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的故事会

By chenyu at 2019-09-01 23:17 • 278次点击
chenyu

有一个小孩看上一盒布丁。她一直不肯走。每次她看上什么好吃的,她妈妈都可能给她买。但这次不好说。这种布丁是妈妈的同事的。妈妈不知道到哪里去买。于是妈妈和小孩都在等同事回来。同事回来看见小孩在的话很可能把布丁送给小孩吃。那个同事有这样做的习惯。但只是一种习惯不是必然。在不确定的情势下,妈妈和小孩一直在等,那个同事终于回来了。也看见了小孩也看见了布丁。布丁其实是同事买了准备送给爱人的。同事的爱人又不是孩子。也买了。这让小孩产生这种零食应该属于像我这样的人的想法,更加不肯走。而且大人们真爱忘事。同事和同事的爱人都忘了带走那盒芒果布丁。最后那个同事没有送布丁给小孩吃。因为他的爱人发现自己没带走那盒布丁后对他说,你把那盒布丁吃掉吧,好吃。小孩跟着妈妈很失望地回家了。同事很后悔,他想要是当初能为爱人买两盒芒果布丁就好了。因为确实很好吃。


有一对前恋人,虽然早分手了,起码有四五年,但还是保持着联系。甚至联系中还会彼此嫌弃,跟没分手的时候差不多。他们住在不同的二线城市。这样的城市也自带某些联系。所以彼此有事到对方城市的时候会蹭住宿。这样地方大干净省钱还能看见旧人。吃饭喝酒叙旧什么的。但不上床。因为已经都是旧人了。太过熟悉而感到疲倦。有一次旧人甲路过旧人乙的城市,决定去乙那里住一晚,其实离得很远。先去吃了饭。吃饭的路上甲买了果茶在喝。点单的时候乙点了四个自己喜欢吃的菜。又问甲还需要点什么菜。虽然是乙请客甲还是很生气,心想你点了四个菜都吃不完我还能点什么,而且四个菜还是当年乙爱吃而甲不爱吃的那些。要不怎么会分手呢。没想到吃完饭乙带着甲去买水,怪罪甲刚才只买了一份水。甲买水的时候是问过乙要不要的。说的是不要。第二天早上乙叫了滴滴,开了门锁,让甲走了,没有下楼去送。前一天晚上甲乙二人恳谈到半夜两点。感到还有很多话说不完。很多不能跟第三个人说的话都跟那第二个人说了。那时感到无比亲密。

chenyu at 2019-09-02 22:51
1

昨天还根本静不下心来看的(点开后感觉可能是类似腻腻歪歪的东西,直接关掉),没想到今天看得津津有味

fyq88013420 at 2019-09-03 11:26
2

有一对夫妻,男的是二婚,大女的很多,男的住二环,女的住城乡结合部。现在都住二环了。男的很老实,无欲无求,每天都要听评书。女的开始觉得听评书的习惯显得老气。觉得男的应该为了显得年轻,显得和她差不多而放弃听评书的习惯,但后来就习惯了。女的很朴实,在城乡结合部时就在二环百货里面卖珠宝,卖得非常好,因为很朴实。但婆婆不让她出去做事,说孩子不好带。女的就不卖珠宝了。婆婆给孩子和女的买了一些保险,孩子主要就由她来带了。有一天,本来是男的休息日。但男的说他要加班,约的有客户。男的一早就出门了,但感到无处可去就去了妈妈家。妈妈以为儿子今天休息来的,也没多问什么。后来女的抱着孩子也去了婆婆家。看见丈夫也在。说你今天不是要加班吗。男的有点窘迫,说客户还没到,路过妈家上来待会儿再去。女的说你去公司又不路过妈家。男的不说话了。没一会儿就自己先走了。不过谁也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女的继续在婆婆家带了一会儿孩子。最后也一个(半)人回家了。

chenyu at 2019-09-03 20:28
3

@fyq88013420

写的虽然都是很尬的,但要津津有味地生活,从前觉得生活是特别无聊的,现在生活虽然还是无聊的,但津津有味了一些。

chenyu at 2019-09-03 20:30
4

有一对夫妻。女的爷爷活到一百差一岁,96岁还在吃冷饭喝冷水,姥姥到现在还没死。她也牙硬,磕啤酒盖。皮厚,没有皱纹。头发,全黑。男的妈妈很年轻的时候就得了糖尿病加骨质疏松。他也牙烂牙掉头发白皱纹多。有一天一个朋友来到了这对夫妻家。进门看见客厅地上摊着一床被褥。问谁来借宿了吗。男的说没谁,是他的,已经在客厅地上睡一夏天了。说女的到现在夜里还开空调,一开空调他鼻子就不通气,女儿卧室空着但觉得不方便,所以睡地上了。女的说对,他怕空调,有几天戴着口罩睡觉你说好不好笑大夏天的。男的有点生气说哪有空调对着人吹一夜的谁也受不了。女的说那我和你女儿怎么都受得了。男的不说话了,他妻子和女儿确实没有鼻子不通气的现象。晚上女的叫菜其中有一个是孜然炸牛排。男的说牛排都硬还塞牙会剩下的。女的说你想点哪款软的菜,我帮你点一个就好了,米饭也得备注要软的吧,要是没有软的还要不要米饭。男的没说话了。因为一时也想不起哪款软菜好吃,若是没有软菜,软米饭来了也没什么用。最后也没有点软菜。后来过了很久,牛排才来了。一点都不硬男的很开心。女的也很开心。朋友也很开心。朋友一直想不通如果牛排很硬他们还会这样开心吗。

chenyu at 2019-09-04 17:17
5

杨夫人不像夫人,也不漂亮,也不打扮。人们说她出身苦,年轻的时候肯吃苦,若没有那样的年轻时代任她有万贯家财也会败没,她不败都攒起来了,钱真多,用房子放。现在几个人来抓她了。他们一家都抓完了,就剩一个精分,抓不抓都可以说灭了全门了。地方百姓交口称赞,说一千亿弥补社保亏空多好。我琢磨着应该没有一千亿,但这不是重点。杨夫人,一个很普通的瘦削的中老年女人,普通的装束上了一辆普通的轿车。车子发动了,想去压人,JC。很慢,像犹豫不决,像思想斗争,像不敢压死。很慢,压不到人。没压到人,倒车,继续压,一个JC受伤了。那种地方的JC没有生命尊贵的意识,看着车子不对了还把自己的身体贴上去。杨夫人若是不冷静呢,肾素飙升猛踩油门呢。命也就轻贱了。即便看见伤了人,一个JC仍然跟着车抓车门砸车窗。你见过这国男JC砸车窗吗,可怕,比杨夫人压人可怕。另另一个JC强开了右车门。过了一会儿杨夫人从车里出来被押走了。昨天我写基因歧视,今天我写底层相残,真冷酷啊。怡说杨家不是底层。一千亿就不是底层了吗。像棋子一样说丢就丢掉了。一家人说进去就进去了。底层就是看不清自己是棋子的事实,那么多钱也不肯早点跳出去。流亡也难,言语不通没有朋友。孤独多可怕啊,就算再怎么自由。

chenyu at 2019-09-05 21:15
6

一个诗人甲看到另一个诗人乙的自拍和写的诗。说我们离得不远,后天我刚好要去你那里,我去看你吧。后天到了。甲问你现在在哪里。乙说现在没空。甲说什么时候有空。乙说晚上会去图书馆。甲说晚上好,晚上我去图书馆找你。乙先到了图书馆。甲快到图书馆的时候,乙出来站到二楼廊道边。这里可以看见进来的每一个人。一会儿甲就到了。乙没见过甲,但知道是甲。甲往楼上看了,看见了乙。甲没见过乙,但知道是乙。甲走上来,朝着乙,乙的目光很直接,甲想谈恋爱或者做爱了。乙从一开始就是笃定的,一坐下就开始说起话来,乙有很多话要说。甲心神不定,在茶座边如坐针毡,这情景和设想的太不一样。乙在座位上说个不停,而那些话和甲有什么关系呢?甲终于再也听不进去了。甲说我们出去透透气好吗。乙不想去,乙只想说话。甲更加听不进去了。甲想牵起乙的手就走。乙根本不想走,怎么也牵不动还在说。甲开始出汗了,再一次恳求出去走走。乙不说不同意就是不起身。甲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在乙身边走了走,走了。第二天甲说我在城西,马上过来看你。乙没说不可以。甲用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到了城东。说我到了,你在哪里。乙说我在城西喝咖啡,旁边就是你的驻地。甲没再说什么了,再也没找过乙了。

chenyu at 2019-09-06 09:34
7

有一个男的矮又黑,他爸很有钱,人们都知道。男的看上一个女孩,又高又漂亮,要结婚,结了婚。婚后男的不让女的出去工作,说外面辛苦。男的独自在外面辛苦赚钱,赚了很多钱。女的生儿子养儿子,打扮花钱。没人管她花多少钱,她只花钱并不干别的。所以没人管她花钱。这样过了十年,恋母的儿子住读了,女的感到无所事事。突然有一天女的经过一所幼儿园说想去幼儿园里面教小朋友。以为男的会一如既往地不同意怕她辛苦,教小孩很辛苦,男的却同意了。女的已经三十多岁了去教小朋友了。她很喜欢小孩子,很努力地教。但更年轻的人不怎么努力家长似乎更喜欢。教了三年年纪更大了就不再教了。儿子进一步地离开了她,男的的事业也上了一个又一个台阶,现在看那个男的也不觉得矮了也不觉得那么黑了,甚至比同龄人都更年轻。因为那个男的很专注地赚钱。女的可花的钱更多,依然没人管她,她有点审美力,买什么都被婆婆,小姑夸赞。但依然感到很无聊就去帮忙表妹的店收银。表妹的店生意很好,每天进账很多,因为是自己的店并不每日清账。女的总是微微笑地收银,表妹一家很满意。有一天表妹无意回看手机监控发现表姐把几个钱塞进袖口里。吓了一跳,继续回看,原来她每天都塞几百块到袖子里了。这个表妹很生气想报警。她的丈夫不让,说算了,自家人讲出去丑,再别用她就是,早说了不要你用自家人,偏不信,搞起钱来比外人还狠。女的被辞掉了。回到家里想专研厨艺也不用她。那她干点什么好呢。这时她怀上了第二个孩子。

chenyu at 2019-09-07 18:11
8

有点像笔记小说

senmu at 2019-09-08 13:49
9

每天由男的接送女儿上下学,陪着培优,做做晚饭有什么不好。女的们不情愿。自己退回去做这些事也依然不情愿。有一个女的就是。本来丈夫是设计师,有点才华,只是在另一个城市,几个月回家一次。女的不愿意,丈母娘也不愿意,说女儿乳腺增生就是丈夫不在家导致的。反反复复说这样的话。最后男的妥协了,同意回去,真回去了。回去干嘛?做过私人司机,“私人”出问题了,没得做了;投资过合伙人,亏。就什么都没再做了。这时女的又不愿意了,说男的一个朋友也没有,整天就玩手机吃零食,最不愿意的时候打过男的耳光,咬牙说还想打,一般打完心里应该后悔。一般我认为这种热暴力离我很遥远,遥远。据说冷暴力更厉害,都挺厉害。女的还和闺蜜说想一刀杀死丈夫。因为她觉得既然丈夫是一个被打了耳光也无动于衷的人。女的工作上面倒做得越来越好,天赋似的那种竞争好斗的性格,当然会不断升职,薪水足够花销,就租了学区房,想让女儿读个好中学。现在挺好的,学区房离女的公司两个多小时,更没时间照顾家了,女儿上了重点中学也显出后勤工作的重要,男的要做的更多更复杂,却做得更好,更科学艺术化。女的不再那么烦躁了。但有一次因为一点小事不开心,女儿把爸爸从床边踹到地上去了。

chenyu at 2019-09-08 14:26
10

有一个男的卖毒品被抓了进去。其实也没怎么卖,男的觉得就是有朋友很想要,帮忙搞一下而已,结果找他的人越来越多。是朋友跟里面举报出的这个男的。里面的人就开始有计划的抓这个人。刚好那天要交易,堵了车,搜车。没有搜到。还是关进去了。男的脾气暴躁,拍桌子踢凳子。因为男的很本分,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他很不希望自己留下任何案底。而且车上的毒品并没有被发现。有底气发脾气。侵犯人权。里面的人拿出一些别的毒瘾者的聊天记录,上面都有他说的话,给他的转账记录,是一个最讲义气的好兄弟的截屏。最后还是要关。里面的人给男的妻子打电话,要钱的意思。男的家人也都知道了。都很生气。跟他的妻子说早就应该把他抓进去接受教育,不要理会,随他去。没两天男的妹妹说她去看了她哥,拿了换洗衣服送了烟和钱。男的妻子听了听说好的。没有去。又过了几天男的妹妹又打电话说去看了她哥。拿了换洗衣服送了烟和钱。男的妻子没说什么也没有去。后来男的出来了,像和朋友谈心一样和妻子描述里面的情形,感慨还是自由好,说三年不再触犯则案底就会自动消除,好像很介意案底。男的还描述里面的那些女毒瘾者,妻子颇感兴趣。男的说在里面非常想念妻子,在外面没觉得。他的妻子说你不是想念我,你只是软弱。
昨天想写男权,不,是平权,结果被S看成家暴。那根本不算什么,这才是家暴呢。毒瘾者除了“易冲动喜刺激易成瘾”的基因外其实都生活在暴力中,并施暴给施暴者。可是谁能持久地拥有这种“劲头”也蛮难的。这是为什么呢?

chenyu at 2019-09-09 19:20
11

晚上我吃烤鸭。不在北京但叫北京烤鸭。是巧去北京学回来的。她说去北京学回来的,可能也不一定是北京,总之我们记住巧开的店叫北京烤鸭就行了。巧可能不知道真正的北京烤鸭也已经没落了。我去的时候不巧。巧忙的焦头烂额。新学回来的北京烤鸭。优惠券,半价,买一赠一,买一斤送半斤,买一只送啤酒或可口可乐。都被优惠吸引来了。我被烤鸭吸引来了。我被巧吸引来了。巧背对着人们在切烤鸭,拌料,装盘。一转头我看见了。瘦了。太瘦了。真瘦了。本来就很瘦了。眼睛大。凹。好看。没福气的那种。这种人做事是这种风格的—明天北京铁板烤鸭开业了,认识巧的朋友们记得来品尝啊。我以为打错字了。到底有多少人认识巧呢?巧只是三个字的名字中间的那个,她为什么希望人们叫她巧呢?巧是很巧,先后开过餐馆,去过长期冷战的丈夫的城市开过餐厅,开过水果店,卖过早餐,蛋糕店收过银,捷信做过业务员。想一个人负担该上幼儿园的儿子的全部费用(丈夫常年赌博有负债),最后发觉根本无法负担,遂送去乡下奶奶家的幼儿园了。如今巧“紧随时代”做起了铁板烤鸭,只怪时代变换太快,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地接她儿子出来上学。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就不能成功一次吗。而且肯吃苦,不卖早餐并非因为365天每天都要早起而是卖早餐的太多。我应该好好排队,而不应该让巧等到不忙的时候送外卖,那样显得她的店里人气更好,而且那种一个人吃烤鸭喝可乐的兴致也已经过了。明天断更,今天补上明天的。明天过生日了。我是一个喜气的人,怎么写的东西都这么不喜气呢,所以避开生日期。据说有人要送我礼物。我最喜欢视频和语音。我保存了很多语音和视频。是很不错的生日礼物。如果你爱的人过生日可以考虑送这样的礼物,因为做它们比买实物更花费心思。如果你还愿意花费心思。

chenyu at 2019-09-09 23:23
12

有一对异性朋友相处得很好,好几年了。一天男的说要结婚了,说和一个女孩接吻了,感觉很好,所以决定结婚。女的听了心里有点失落,想了想也吻了男的,开始男的还不回应,吻着吻着就回应了。女的说你不和她结婚,我就和你结婚。男的有未婚妻,就是那个女孩,女的根本就有丈夫,但不爱了。两个人私奔到了海南岛。世俗地看,男的牺牲有点大,放弃了干部编(傻逼词汇之一),放弃了和前妻生的瘦女儿。来到了没有一个朋友的海南岛。依然没什么干的,很快女的带的私房钱快用光了,男的什么都没有带。男的去开旅游车了,女的开了一家鞋店。他们的儿子在台风中出生了。到了第二年冬天,男的回去办证件,尤其看看瘦女儿。说半个月就回岛上和女的一起过年。一个月没回,两个月也没回,年都过去了,正月也过去了,男的没有回。女的感到危机,孩子也更爱哭闹,终于女的抱着孩子追来了。发现男的已经又爱上了一个女孩,也不是接吻感觉很好的那个女孩了,新女孩总是有。女的企图挽回,男的的朋友们都骂他忘恩负义。因为女的牺牲也不小,她的前夫实力雄厚,所有的资产,钱物都交给女的打理。女的不看重钱,私奔时只带走自己的15万元,一衣柜的衣服鞋子包包没有动。在岛上孩子也生了,活计也做了,虽然时而埋怨日子苦。岛上太无聊了,男的受不了,受不了海(鲜),受不了风,也受不了日子了,受不了女的。也真的不爱女的了,先前就不好说爱过,就连普通朋友也不想做了,儿子也不想要了,对于过去他唯一还肯担责的就是瘦女儿了。女的很伤心。没过多久,女的也找到一个新人,一起结伴过日子了。男的说女的找的人不好,宁愿自己过也不应该找那样的人。女的自己觉得这个好,至少比他好。后来男的和三老婆一直过得挺好的。也可能是他年纪大了,想安定。再说三老婆能作,节目多花样多,看外表是光头发型,懂点时尚,标签迷恋,在二线城市还算是(形式)前卫的吧,和他的朋友们处得比他还好,男的这点好,不介意,愿意朋友们天天聚,爱朋友。朋友们起先还会去看看二老婆,听二老婆说男的的坏话,听二老婆说岛上的过去,甚至还调情一下,后来再也没有人去看二老婆了。

chenyu at 2019-09-11 19:00
13

送甲离开的时候,乙想帮忙拉箱子,甲的东西比乙多,甲不要乙帮忙,甩开,像生气的样子。人们都看见了,人们猜测甲想和乙睡而未成所以气急败坏。去网络上找甲乙各种社交平台上的蛛丝马迹以印证推测。刚到驻地的时候人们就看出来了甲喜欢乙。只对乙一个人说六点半我们去吃饭好吗。加“好吗”。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总是单独坐一起。后来项目的驻地里也只剩下甲乙二人了。既然人们觉得他们俩就是那么回事,很微妙地逐个回避了。甲要过40岁生日了。项目驻地在城郊,晚上什么好吃的也没有。甲骑着临时买的自行车去城里买啤酒。和卖啤酒的老板娘的女儿多侃了一会儿。回到驻地已经快十点了。不知道乙休息没有,可是独在异乡为异客,一个人喝酒过生日也太孤独了,终于还是找来了,乙一找就来了。可能有的人一个人在异国过生日会敏感会兴奋,而有的人被人找就兴奋。这样的两个人往往相遇。期间甲说的太多太快太醉,尽管如此乙基本听懂了,甲说自己骑的自行车遇上八万多的摩托车,可是两台车都在海边的夜晚到达了同一个地方,说已经骑过去好几次了,这次和老板娘的女儿说要离开中国了,可能再也不会来了,女孩哭得泪人儿似的,说他是不会结婚的,要走一辈子,前段时间在香港两个月,现在中国两个月,接下来四个月计划去瑞士,Just wolking,邀请乙跟他一起去瑞士wolking。甲不是为了项目而来中国,而是为了来中国wolking才参与项目,和乙刚好相反。最后两个喝得很开心的人像好哥们一样很开心地道了晚安。第二天酒醒用力回忆自己的生日是怎么过的,Just talking?人们都不相信。后来甲为什么生乙的气?谁也不知道,乙也不知道,只有甲知道。只记得甲说自己没有任何信仰时,乙说没有信仰也是一种信仰,因此信仰还是要有的。前天发现博客恢复功能了,停更大半年,可是里面日记太多根本没法看,我就输入一些人名,找消失了的人。找到了,但也没法看。不是那个人没法看,是那种日记没法看。过去的故事没法看,过去的人能看也不想看。就不要回忆过去回忆旧人。本来它们不在过去才能在未来,在现在。甲不是我,乙也不是我。甲像我,像任何一个追求自由独自行走的人,乙也像我,像任何一个喜爱遇见甲那样的人但不会成为甲那样的人的人,他们都是我。

chenyu at 2019-09-12 10:24
14

朋友甲说过节要一起吃饭。朋友乙总是答应得爽快。过节家人朋友本就应该一起吃饭。前一天甲的丈夫载着乙接甲上车。她不坐副驾,坐到后排去了,低头钻进车子的瞬间乙越觉得这个女人美了。她不是因为智识进化得越来越美,她还是很多年前的那种美。把耐克运动裤退下一点露出小腹,边按边说这里为什么会疼。他们一家很喜欢那些牌子,一次乙买了四个那些牌子送给他们一家。可惜甲不会觉得耐克运动裤下面真正好看的是自己的小腹。黑黑的略略的胖。全麦面包一样。乙可以去摸摸,甲把乙当医生看。乙看了看。没有去摸。问了问。能有什么呢。甲那优秀的基因。听甲说话也是享受。一些乙根本想不到的字眼儿和语气,轻拂着。甲爱去院线看电影,速度与激情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们去看电影,把她妈妈也拉去看。她妈妈看不清字幕,她就一句一句的同音传译,她妈妈也喜欢上那部电影了。有时兴奋声音大了,前排还有一个人也听见了,那个人光着脚把脚翘到前前排的靠背上面去了,脚还挺好看。那是他们几个人的放映厅,太恣意了。乙去了很多个城市很多个放映厅,一个人的时候是最孤独的,两个人的时候是最开心的,这次人最多,感到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进去。这部电影也已经和另一个人在另一个地方看过了。那样的放映厅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了。就像现在的这个。回头太难了。好比甲问乙看过这部电影没有。乙说没有看过。

有的人不知不觉会成为裸体主义者。甲第一次走进乙的房间就不知道该不该走出去。乙说别走了,我一个人住酒店害怕。甲说我没带换洗内衣,也没有睡衣。于是第一次见面没几分钟甲就已经是全裸的了。甲的身体也不好看。世上没有一具完美的身体。具具身体却都是杰作。信的人才能裸得坦然。甲很爱乙的身体,当然甲最爱的还是自己的身体,每个人都应该爱自己的身体。甲回到家里。并不能全裸。裸体主义者的家庭可以像甲那样普通。普通得甲没办法践行自己的主义。淋浴的时候甲看看玻璃窗,拉下布帘子,一旦走出去就是夜风,到处都是自己。有一次甲和乙就走出去了,走进了夏草地,小路被草长荒了,草高。两个穿运动短裤的人感到草的刺激。他们决定坐下,乙让甲把短裤也脱了。因为草叶贴在大腿上很凉快,甲边说虫子会钻进屁股里边脱了短裤,草叶贴紧每一寸(肌肤)大腿和屁股,感到凉快感到绿色,感到风吹得很低,他们坐了很久,周遭静谧和谐。甲和乙从草地里出来爬上楼顶,天是黑蓝色的,被两具身体映照着。哪里都是弧度和苍穹。甲拍了很多条大腿和不是大腿,它们都拥有一种美妙难言的弧线,瓷光朝空间漫射。甲想起一部电影叫燃烧,女的在傍晚迷离的风光里脱掉了衣服自然起舞被男的说你就那么爱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甲觉得如果没有那两个男的,一个女的独自裸身陶醉也确实没什么意思。古今中外身体的美总是被另一个人记录,影摄,原来身体是人与人的艺术,活着的艺术。甲决定搞一次普通的裸体聚会,来的都是普通的人,带着一件件普通又伟大的杰作,聚会没有流程,只有一个事项需要注意:别大声喧哗,不要惊扰了那些更普通的人。

终于女人拿到了这次军人运动会志愿者的入取通知。是过去各种赛事志愿者经历的累积。上次跆拳道比赛女人进了爱救团,在让一身白服的小男孩把嘴巴张开查看。没有任何医学背景。也不需要。再一次注意到这些公共证书的措辞:我们非常高兴地通知你,经选拔,你已被录用为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赛会志愿者。你已被了。女人。女人不老,早早想办法“退休”了,有工资,却没事做。工程师丈夫需要她的照顾。不会做饭,不会洗衣,脱裤子也经常脱到脚踝处就睡着了。并不是设计图纸累的,也可能是玩游戏玩的。女的看丈夫像一团废物,觉得没有她他会饿死。这么懒的人她说从来没有见过,除了当初慧眼识君,一纸婚约定终身。女的很会弄吃的,但再也不想给工程师弄了,这个长江委的黑瘦工程师,有胃病就病死好了。女的开始找别的事做。给马拉松跑团团友存包,拍照,还真有摔跤的,抹抹碘酒什么的。各种各样的赛事真多,赛友们大合影了,女人用红笔把自己⭕️出来,用箭头把自己指出来,依然看不清楚。有一天女人跟朋友要推荐书读,她已经借过好几本书而不读也不还了。朋友没有给她推荐。就像她转发市红十字会的救助贴朋友也从来不捐赠一样。朋友想去看看女人的工程师丈夫,顺便把那些纸质书全都给她。今天违规写完三天的了,担心明天回家过节太投入了没精力写,精力就那么一点,到时候会糊弄,前面好几天都在糊弄注水。好在写的都是真的。不是假的。也可能精力充沛还写,越爱回家过节越精力充沛是这样子的吗。

chenyu at 2019-09-12 20:52
15

这个写法相当厉害👍

uqinzen at 2019-09-12 22:25
1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