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即所得(每天写写看)

By huaqiu at 2019-08-21 08:50 • 264次点击
huaqiu

连续两天梦见她,昨夜她朝我笑,刚才她过来,伏在我身边打瞌睡,脸蛋映着屏幕光。梦的内容我是不能控制的,但她已经死了,我知道。

重读了几天拉康。“重返弗洛伊德”。我或许则是,重返废墟。不知道自己会获得什么,只知道是什么促使重返。我需要熟悉的解释来应对新情况。只要被定义为解释,就是确定的和我能听懂的。以前的自我总在掩盖“整体性的缺失”,现在问题彻底暴露了。承认废墟的事实,今天先这样。#阳台

症状是语言,换成症状是信息,要平和一些。但无论怎么描述,均包含发送信息者(说话者)的确存在的神秘标记。它也是我么?我为什么要以单独的有区别的语言对我说?或许不同的语言编码正在形成另一个我。我坚持写作乃#只和我有关#,正是基于自我以语言切换玩着分身游戏的假设。以假设推进,以疑问漫游。#阳台

很多人把“语言即世界”搞玄了,换为“信息即世界“,玄学色彩便没有了。不过,玄学色彩作为某种“艺术化”特征,倒也是种族审美习俗。谁知道呢,连爱因斯坦都对神秘感的魅力赞不绝口。

前几天我说,伤心应该换成伤胃,因为我认为复发小半年的胃部病症,是一次亡故事件长久、确定性地,留在我体内的信息。是一个保留新增信息而生长的新器官。观察、采纳信息的我,正形成新的执迷。新的执迷正在转移细软而形成新的主体。


我想起格林童话:香肠和老鼠做汤,香肠跳进锅里,于是汤里有了肉味和盐味。所以我熬小米粥的时候,放了两根芝士肠。我更喜欢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太甜了。

huaqiu at 2019-08-21 09:43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