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半松R1。沉语。

By chenyu at 2019-07-28 08:46 • 367次点击
chenyu

我琢磨着
你要是发了
我也就发
后来你没发
我又琢磨着
要是我发了
你可能也发

五点多起的床
五个小时多够了
剩下的时间干什么
都是送别

你烦我吗。
我不烦你
除非我烦我自己
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
变的
我不再烦我。

空调风扇
伙一起
吹我
吹你
在最热的时候
离去

等待
试着再喝纯奶
和咖啡
一会儿
要是
肚子坏了
明天
奶量减半
再加咖啡

等待
等待


栀子花插头的红衣女子
昨天有人和我讨论
红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的
禀赋和命运
其实那些没什么
我喜欢讨论废话和撒娇
像眼前的红衣女子
此刻在我眼前
花香闻到

这一个阶段
得到一个喜欢的称谓
戏精
别人可能不喜欢吧
一个人送给另一个人的
一个具有表演型人格的人
真是好戏啊
像吃饭睡觉说话那样
精彩

只做了一点梦
倒流了不少口水
梦见了怡
她是一个高分体育生
命运做戏与我相遇
虚症过多而忘情燃烧的人
后来又遇见一个体育生
虚症过多而忘情燃烧的人

今年最爱科幻
吾乃母亲
它是mother
对人类的爱执迷
灭掉了全人类
创造新人类

chenyu at 2019-07-29 06:47
1

小小金让我做倒立
我没办法
我要是不做
她就用小手打我
她末梢感觉迟钝
吃各种药丸
打谁谁疼

倒立好做
踩墙的那种
把脚踩到头上去
小时候经常大头朝下
大了之后才正过来的

我能坚持多久
我坚持得越久
小小金就越兴奋
但我坚持不了多久
小小金的兴奋
只能维持一会儿

小小金一兴奋
就钻进我胳膊下数数
我的胳膊不粗
但有肌肉
就算笑起来了
也不会失控
所以有的小孩
在我的身下
是安全的

下午等电梯的时候
我忽略了一个女的
我很少忽略女的
尤其在等电梯的时候
尤其等电梯的那个女的
是小小金的妈妈
是我的小弟媳
她下班回来了
我感到她被晒黑了
我不知道这是否构成了
她被忽略的因由

chenyu at 2019-07-30 21:41
2

爸爸先去的超市
今天没去打太极
公园太热
把看他打的人
都晒没了

接着妈妈才走
妈妈在空调房里
和老朋友视频
她有一个老师群
整天作打油诗
秀旗袍
谈论外孙女
群主是个老妖精
没几根头发的独居老太
她当年的学生对别人说
你知道我们学校的
那个石冬梅老师吗
别人说谁会不知道
你们学校的石冬梅呢
她的大花帽子最多

现在就安静了
客厅就剩我一个
空调也被我关了
我一个人的时候
一点也不怕热

一会儿我们也走
和小金去还书
她的假期结束了
还没结束的时候
她就说想回学校了

chenyu at 2019-07-31 09:17
3

昨天傍晚
来了一场大风
妖风
人们嫌阳台的玻璃窗
太长
当初用它们时说
为了明亮
现在妖风来了
太长太明亮的
经不住吹了

在风最大的时候
人们用身体
抵住长长的玻璃窗
刚硬的玻璃窗
都变得软软的了
忽闪忽闪的
我要说
随它去吧
你们都离那儿
远点

在危急时刻
人们总是比你
想象的勇敢
鲁莽

现在风停了
玻璃窗
又长又明亮了
现在我们就
未雨绸缪吧
把它们换掉
接下来的日子
阳台不可能
再那么明亮
为了等风
一场一场地
吹过去
我和我爱的人
能安然无恙

chenyu at 2019-08-01 09:09
4

[cp]送走了美人儿
我还不走
机场和不是机场
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
在哪都一样

不是消极
不是没意思
不是又走了个
大美人儿
就剩我自己
我说都一样
就真的都一样
就都挺好

随便找个食店
吃东西
只要干净漂亮
就算不干净
也不漂亮
就算机场里面
能保证干净漂亮
就算出了机场

太美了
都一样
就挺好

太美了是多美呢
我也不知道
我也没个标准
我却知道
随意说的太美了
就是真的很美
不是审美无能
阈值太低什么的
它就是太美了

太美了
都一样
没什么忧惧[/cp]

chenyu at 2019-08-02 11:26
5

我这一早上
财经美食的帖子
看了四五个了
才想起看眼前
这个女孩
也不知道
她干了什么
才这么早
她颈子后面
像有一层油
一层油不是汗
一层油更亮
和铂金细链
一样亮更亮
她喝豆浆
干喝不没的
小杯豆浆
比手还大点儿
她手可真小
她拿出一根油条
给一个男的
你吃不吃油条
真的吗
真的
那给我吧
她真的拿出
一小根油条
这么一小根油条
两块钱
我其实是说
你欠我两块钱了
那你明天早上
记得找我要
把那小根油条
递给了男的
两个人都笑

chenyu at 2019-08-03 07:20
6

叶音胜了
出生在上海
小时候是女孩
不紧张
决赛也是

阿K输了
他说付出
必有回报
说两次

余衍林也输了
很多人感觉
冠军内定是他
他很艺术
没斗过叶音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叶音更艺术

斗舞叶音是神级的
他的妈妈爸爸都爱他
他是人生赢家
何谓人生赢家
就是不必考虑输赢的人
猫狗双全够了
跳舞画画更够了

AC也输了
他说要回去了
回广西大山里的老家

叶音上海的家挺老的
好多东西掉皮严重
非常温馨的感觉
妈妈爸爸美滋滋的
不会换掉皮家具的那种

我没发现叶音的时候
小金先发现的
说妈妈我喜欢叶音
她说完就不再看他了
我找出来开始看了
有时从八点看到两点
跟酒瘾毒瘾区别不大
被街舞咬成僵尸那种
不吃不喝不饿的

我不怕任何瘾
什么坎级就得
什么坎级的瘾
换个角度下就是上
六个小时都能像
两个小时的话
我还多得四个小时
这四个小时什么都不能干
只能干能把它多出来的

chenyu at 2019-08-03 23:52
7

如果一个男的能觉知自己内在女性力量的话结果会怎样呢结果就是四个进入决赛的男的都有些女性化速度和美感都起来了没怎么科班进化也是艺术感的其自身就是艺术品人真的是艺术品我拍了多少美存下我发一次就被批一次太不像艺术离艺术越来越远了那就对了我早就怀疑纯文学和艺术了比如梵高比如卡夫卡甚至老陀.普鲁斯特好一点毕竟他天生体弱好作品无论是创作者还是欣赏者都是不会搞到心累的如果过去很多作品让我们感到累了抑郁了就抛弃它昨天我看了有朋友发来的一些图片和视频我嘴上说着不能拍不能录不能外传曾有人说我圣母婊感觉有点像因为当时我心里想这不是艺术品是什么呢真希望更多的人看到人们整天都在赞美什么呢眼睛看像哪里呢我剩最后哪怕一点能量也决不浪费也不对喵也不对花我对浩淼星空因为它就像你一样美

chenyu at 2019-08-04 00:32
8

离白痴远点儿还是
尽己所能去帮助呢
我遇见一个漂亮女人
好几年前问她的问题
直到现在都没有回答
是啊她为什么要回答呢
百度一搜就有

这个漂亮女人和
她姐姐去利川避暑了
他们一对姐妹漂亮
穿土家族衣服漂亮
一身红的和蓝的
喝云雾茶

云雾茶真的长在云雾里
半山上天天早上真有云雾的
你看云雾茶在云雾里长着
心情很好心想
这云雾茶一定很好喝吧
不过谁知道呢我喝
有没云雾的区别似乎不大

我得出一个结论
我朋友圈晒多一点儿
妹妹就爱跟我说话
要是有白痴问题
她也会回答的
说什么都笑

妹妹比姐姐还爱晒
姐姐曾因为太爱晒
被“朋友”提示
估计你不晒旅游照
就会失去旅游的快乐吧
姐姐把这条也顺便晒了晒

所以她们俩
一蓝一红
真的很红很蓝

chenyu at 2019-08-04 19:47
9

第一个人说
这里没有人
第二个人回答

第三个人回答

第四个人给
两个有点了赞

最后出现时间是
2018.2.10
发了全部作品
再没出现
去哪儿了呢
那个人

跟我、我们
一点关系没有
只是那四个人
在等

他回来的时候
那四个人会不会
不在了

从2007年的七月
就陆续发作品
很多年四个人
都没有出现

我也想起一个人
在某天之后
没再出现
也有五个人
在等

chenyu at 2019-08-05 14:19
10

后来来了很多
我不喜欢的人
我偷偷把他们赶走
他们还都不大
一赶就走

刚才有人问
头像怎么回事
我有点困了
我不回答
我心里做戏
我可能睡得太早
明天早上一看见
就会回答的

我看电影
看进去了
看两个
边喝过气咖啡
边掉几个眼泪水

我看细菌的书
把细菌说得很好
比人好
今天如果我信了
有信的理由
可我永远
都会说
人好

我看人机合一的书
它们倒更吸引我
都是电子书
何时不必再看
人书合一多好
有人却要
人天合一

我随意删除
不倒带不回看
我只想要新的
电子的
即来即灭的

chenyu at 2019-08-06 00:54
11

香香站在路边上
这是闲人爱站的地方
香香老公不让她站路边
香香站路边上抽烟

烟店老板娘也
一起站着抽烟
香香老公不让香香
去找烟店老板娘
说烟店老板娘曾
带坏很多个香香
她们俩个站路边上
站一块抽烟聊天

我看香香又出来了
我感到高兴
香香有不能出来的时候
她有对不太熟的人
过快过度回应的毛病
香香老公不让她那么快
为这个毛病打了香香

我走过去
问烟店老板娘
有没有冰淇淋
烟店老板娘有冰柜
理论上可能有冰淇淋
但有没有并不重要
我看见香香又出来了
我就去她们那里
买她们可能会有的

烟店老板娘和香香都说有
但香香的有更快
语调更轻快
你看她就是那么快
对不太熟的
陌生的
新鲜的

烟店老板娘打开冰柜
香香说她的冰柜更冰
看着几股冷白气流窜
是这里该有的样子
我点点头

冰柜里面的冰淇淋
有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
还有黄色的和蓝色的
我拿了红色的绿色的
我又拿起蓝色的问
蓝色的好不好吃
她们两个都说好吃

香香要回去做饭
但没关系
做了饭以后
她会再来路边上
不能出来也不要紧
我们都已知道她
爱站在路边上
我们想起她都是
她站在路边上的模样

香香是香香
香香的老公是
香香的老公
我觉得他们
既是一起的
又不是一起的
总的来说人们
都迷恋香香能
一个人走出来
站在路边上的模样

后来我吃了蓝色的冰淇淋
只吃了蓝色的冰淇淋
它的确好吃
是白气流窜的冰柜里
应该有的冰淇淋的味道

chenyu at 2019-08-07 16:45
12

朋友圈好
几个分享寄生虫
虽然今天失效
也不点赞
但爱了

我吃榴莲干儿看
可想而知那气味
谁闲来无事
把榴莲晒那么干
让气味浓缩
像人们会喜欢
反正我喜欢

我可不说燃烧是文青片
我圈儿里的文青们
都那么年轻那么好看
谁年轻的时候不做文青
若是能年轻我还做文青

还是先别
做文青
先让父母富起来
父母没富起来
那就牺牲自己让
自己富起来
直到远离这套
逼着你富起来的
社会价值体系

她像一直住在大房子里的人。
是属于年轻女孩的高贵
所以死去吧
这样高贵的生命
不该流落底层

终于有突破了
穷二代不再怨罪
父代的无能

年轻人
靠什么翻盘
没有什么可靠的了
也基本翻不了盘
拿出新武器
颠覆的那种
去哪儿拿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但,有

燃烧和
秘阳和诗
一脉相承的
李沧东

杀人回忆和
母亲和雪国列车
和玉子和寄生虫的奉俊昊
说2001漫游太空已经过去了吗
银翼杀手是2019还是2040
实际上我们已经生活在科幻世界里了。
的奉俊昊

被寄生虫咬成僵尸的沉语临屏

chenyu at 2019-08-08 14:46
13

忍着了
十点钟的时候
没写
要是写了
幸好没写
那太像诗了

十点有人找我
人被人找过后容易
思绪混乱万千
就可能会想写的
特别是找我的人不多

而且十点钟
我还真就写了
写了估计四百多字
预览一下截屏
感觉多了

像有的人就得体
从小就得体
什么时候该写
该写多少字
尤其是什么时候
不该写

从小我就不接受
那样的教育
大了不得体
不得了
收不住了

不能自以为是
不以它为耻
反以为荣吗还
此地
寂静地

写也没意义
特别四百这个
四百多没任何意义
赚钱没意义
住大房子没意义
左右没意义
就写四百多吧
反正不写也没意义
写诗的僵尸也
不需要意义

写到熄火

手机没电了
充电去了
一会儿会活
像一个
生存主义者
想逃
想活

chenyu at 2019-08-08 23:16
14

打算抄一些句子
给年轻女孩
那书挺有意思的
不是给年轻女孩写的
但会带上

句子不好抄
不能复制
得一个字
一个字的打出来
昨天到现在
还没开始
需要勇气

但一定会打过来的
新鲜的知识
在军方已经过时了
给军里的年轻女兵用
但传到民间难
中间隔的远

其实很常识性的
就是常识嘛
适合年轻女孩
适合骨头像女孩的男孩
也适合比年轻女孩
稍大点的女孩

刚才两个女孩
被人盯着说话逗笑
真不喜欢那话
又无美感又
无必要

两个女孩的表姐说
那天在万达看见你了
我笑了应的从容
也没提看见你和谁了
提了也从容
心想你在哪儿都有人看见
那就到处都在一点儿吧

早上转发一个帖子
发完想起来她是个博士
博士转博士的帖子平常
我又不是个博士
我都不是个士
那咋办
博士也苦比逗比戏精
寂寞指数十级的还多些
我们就不能喜欢喜欢

开始抄了
读完一遍更想抄了
1年轻妇女(女孩)的确有骨头(质/性)问题
2服用维生素D能把疲劳性骨折降低30%(服用维生素D能降低30%的疲劳性骨折而不是补充钙剂钙片)
3骨密度与骨强度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基本没关系)
4女人(为什么不用妇女了呢)可能有很高的骨密度,但骨头却很脆
5经常锻炼身体的女性(又用性了)能有强健的骨骼
6筋骨只在锻炼的头十分钟得到强健,之后就不再加强了。短时,多次的锻炼是智慧的。像我从不锻炼是愚蠢的
7我加到七,买儿童型维生素D,更真副作用更小成人增加剂量就好了。现在积累的密度不会白积,存储起来以后可以拿出来用。谁都别疏松

chenyu at 2019-08-09 19:55
15

没想到时间高度一致
没想到这就到了说再见
和再也不见的时候了
就此别过了
我爱的人

泛诗的时代
没有人不是诗的
写或不写
做点什么或
一点不做
尤其是你们
尤其是我

一刻。永恒。
我们光裸着
对星对月
漂浮
融合
湮灭

chenyu at 2019-08-10 08:57
1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