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3记

By JIURshan at 2019-07-03 11:40 • 35次点击
JIURshan

14.23记

14:23,正午阳光的角度略微下偏,走在路上的时候可以感受下颚的阴影和头发的灼烧感,一切事情结束,散步也结束,真正回归到自己来的一瞬间:阿,一天还余下那么长,肚子不饿,书未读完,电影未谢幕。时间的宽容允许我先放一首歌,缓顿一下阳光灿烂。

成都的阳光,隔着云层过滤干净后要比其他地方的更宜人,原始的灼烧感被保留,复合的白光直射大街瓷砖、水面、墨绿陈旧的叶儿上的落灰反射,人到达室内时看一切都是蓝色的,是恍惚的,气流对涌引来一些小风,霎时人就清爽了。午倦同时也上了头。

这样的时光是可怜的,可怜的稀少,今天赶在太阳升起之后,我便利索的赶到图书馆晒太阳,昨天读完了《孤独的调频》,又新喜欢上了几位作家。今天翻出来《青灯》,北岛先生的文字我还是相对熟悉,赶着太阳又来读一遍,驱一驱霉味和自己的浮躁。

狂躁是病症,虚浮是浅显追求下表现的症状。苛求反省自己,"当下"的事情进行着的状态;自己的状态,对人的状态结果得出,其实自己和过家家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自己都不看好的进行"过程"。所有的顺利,都是在消耗播种,所有的"临时填充",在没有阳光下的沉淀都成为了驱散不走的戾气。这是我得到的教训。

中午两点半,一切事情归于平静,内心归于平静,音乐停止,早市收摊回家休息,茶馆牌局休战打盹儿,该晾收的衣物被单蒸干了最后的潮气,忙碌的人陷入午倦,幸福的人保持清醒:感叹一天还有时间,还有那么长才到下午。今天我不属于忙碌的人,在这一刻我挥霍出十分钟记下这几段小感。剔除事件的记录针对当下的自己,字句皆是凝缩成文。行文自此,到太阳落山,我还能看两部电影。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