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唯一得一次见到县长

By woobyone at 2019-06-28 18:37 • 217次点击
woobyone

那时候我妈一个人带我,非常不容易。这话她自己经常说,她朋友也这么说,说得多了大家都相信了。她没什么挣钱的路子,只在单位里当个会计拿死工资,好在那些年效益不错年终奖有大几千。

那个时代的几千块可以买套房子,我还记得房改刚开始的时候我妈派我去跟我爷爷交涉把两套房子都买下来我兜里揣着一套房子的钱,四千八。

我妈就把这些钱拿去投资。也算是同行业投资,政府牵头搞的一个水电站。那个水库可以说是山清水秀,湖里还有一条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亏了那个电站要倒闭了。正所谓权力意味着信息,投资的人很多绝大部分人还不知道的时候,那个电站就要悄悄咪咪的破产了——也许没有破产,反正就是许诺的利息甚至连本金都成了问题。

这是我妈的一个朋友告诉她的。我妈的那个朋友是县府办公室副主任,是个挺能干的女的。记得很小的时候跟着那个嬢嬢去过一个饭店吃猴脑。那个嬢嬢看我妈一个人带我不容易,就跟她说:

喂,电站要倒闭了。搞紧把钱要回来。
去哪儿要?我也没门路啊。
找你老人公出面,老革命嘛都要给面子的。

我妈就派我去跟我爷爷再次交涉让他出面去要钱。毫无疑问,我爷爷干脆的拒绝了,我爷爷是个对党无限忠诚的老革命,内参上的负面消息他一概不信。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不是他们打下来的那个样子了。所以他拒绝了。我妈对此的反应是叹一口气说,你爷真是老“颠东”了。就是老糊涂了的意思。为了带来一种滑稽的感觉,我还详细的转述了我爷爷斩钉截铁的话:他说他就不信党会让群众吃亏!

可我妈就着实的吃了一个大亏。她愁得整宿整宿的失眠,朗诵着嚎叫——也没有,她不咋读书。最后她从床上翻起来,拖着我就去找那个县府办的嬢嬢。我知道她的拿手好戏卖惨就要开始了,果不其然,一通家常交情加哭惨,外加我懵懂的样子,那个嬢嬢就送佛送到西的说,放心你都这么惨了我帮你搞定这件事。几天以后,这个嬢嬢说,你带着娃儿去找县长,把家庭的实际困难跟他说一说,他只要签字就好办。

哇,就去县政府办公楼了。那个楼好高好大。好大好高,我的印象真的只有好大好高。我告诉你这些场馆一定要修得高大,那里具体的样子我已经忘了。但现在我的窗户外面就是一个县政府的办公大楼,我跟你说那个进门的阶梯就有起码八十米宽,走上去就会感到自己的小,也就再也不敢造次——保安通报了以后,我妈拖着我进去。进了楼,一个年轻的女孩过来接待我们进了一个会议室。她给我们倒了两杯水,不是茶,是水我想我们没有资格喝茶。她让我们等一等,县长正在忙。

我到处看。看那个年轻的女孩,她挺漂亮,想来这种搞接待的要漂亮。会议室很大,凳子上的皮不知道是不是真皮——应该是的。我弹弹的坐着觉得好玩,忽然意识到马上就要见到县长了,就坐得端正起来,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过了好一会儿我都等腻了想走了,心想你忙你妈卖批好大个官嗦?年轻的女孩过来说县长有空了,就领着我妈去了办公室。我问那个女孩,厕所在哪儿?

那个厕所真是窗明几净的厕所,关键是他妈有纸。我一边屙屎一边愤愤的想,妈勒批厕所里竟然有纸,还坑老子家的钱。我就把那些纸尽量的抽出来往兜里揣。揣不下了就把剩下的都投进了蹲坑里,感觉报了一点仇。等屙完出去,我在楼里逛了逛,过会儿我妈高高兴兴的出来了。我把纸掏出来给她看,告诉她我报了仇。出乎意料,她马上板着脸批评我说怎么可以这样。我呆呆的:这个少妇就这样轻易的原谅了政府,反倒搞得我像个傻逼。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