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僵尸松R4

By dikkie at 2019-06-02 12:17 • 204次点击
dikkie

生日

阿四的起始点上
站着我认识的人
途中也有零星几个

六点二
我们不联系
六点五
我们差二十六岁
六点八
我们像卡不上的齿轮
六点二十二
我们二缺一
六点二十五
我们不熟
六点二十六
我们不加微信
六点二十七
我们大于我们
七点二
我们

生日快乐我说得不多
这一趟就有五次会说
下一趟可能一次没有


错觉

下坡路的尽头
一小块倒梯形的海
正在拉长 缩扁
瓦解成一条线
一滴咸水
都不剩
让你一时以为
那里没有
楚门的门

dikkie at 2019-06-03 11:08
1

以前朋友给我写信
称呼写两个字母
也有朋友口头上喊我
这两个字母
它们像印在我的上臂

它们印在我这几天经过的
每块车牌上
高速公路
停车场
海边
仿佛走到哪
都能听到人向我


城主
可城主不该被

dikkie at 2019-06-04 13:18
2

滚筒洗衣机
在滚筒的间隙
发出两声
人的喘息

dikkie at 2019-06-05 15:27
3

氛围

期间她一直在琢磨
这是什么气味
是嗅觉的
味觉的
或是混合的
她跟自己较劲
以至从眼下的床第之欢
分了神


她的搜索引擎

的一声

是那种
混了玉米粒的香肠
的味道

瞬间
她觉得自己像在
大学宿舍
拆开一盒泡面
加各种料
往肚子里填
吃了只觉饱
不知足

床事就这样在廉价的
玉米香肠的余味里
不知足地结束了

dikkie at 2019-06-06 03:43
4

年轻的男乘务站在
上岸的踏板边
在乘客下船时
扶一下肘部
轮到那几个穿着比基尼
的法国女人时
则是拉着手
荷尔蒙随浪
拍打着发烫的岩石

冰激凌
老的 少的
都举着一只
边走边融
融完再来一只
这还只是初夏

到点了
人一船一船地上岸
岛瞬间便空了

夕阳斜过来
在船激起的浪花里
映出一道短短的
彩虹
就这样
亮起 熄灭
亮起 又熄灭

日落后
人字拖的白印
留下了

dikkie at 2019-06-07 20:38
5

山城

山围着这个国家
嵌进这座城市
苍苍铁色
像恐龙的脊背
它原地匍匐着
孵一颗地底下的蛋
孵一颗太阳
把一切都熔了
最后只剩
它自己的影子

dikkie at 2019-06-08 16:47
6

鱼,熊掌,也许是鼬

我的钱包里还有七个
当地硬币
两个五块的
五个两块的

两块的背面是一条鱼
分别是1993 1993 2002 2013 2013
五块的背面是一头熊
分别是2005 2017

它们的正面
数字底下都压着一只
也许是鼬
打下鼬这个字前
我打了岫 貅 狸

然后去谷歌图片
岫 都是玉
貅 哦这是貅
狸 嗯不是
鼬 挺像

其它面值的硬币
我还没有过
但它们的正面
应该也有一只也许是鼬
被数字压着

dikkie at 2019-06-09 22:30
7

石滩边的海水
是很年幼的
那种蓝色

一个微胖的女人
趴在她的浮板上
用手拨弄面前的水
缓缓滑动

缓缓漾着的
深深浅浅的海水
看着让人联想不起来
旅途结束后的
永续日常

想轻生的人
站在这片石滩上
是不是会更轻

dikkie at 2019-06-10 20:39
8

知名

右眉骨正在经历
不知名的微小阵痛
直径不超过一厘米

但它让我皱起了眉头
并联想从前
头部经历过的阵痛

其中几次
紧随着不知名的
视觉失调

先是余光失效
接着正前方的视觉也开始异化
不规则的电流块
入侵 占领
最后只能透过一闪一闪的间隙
辨认眼前的现实环境
与此同时 头部阵痛持续

脑子进水
大概是这种感觉

半小时以内
线路会逐渐恢复
阵痛未必
但至少余光回来了
余光让人踏实

第一次发生之后
朋友的医生朋友告诉我这是
视觉刺激引起的偏头痛
听起来很确凿
知名了后
它再来时
痛起来也比较有
底气

敲完这些字
眉骨上那块不知名的
已经消失了

dikkie at 2019-06-11 20:14
9

Kees

偶尔能看到老Kees
骑车从我家厨房窗台前经过
他努力不偏过头来
这样可以不打招呼

老Kees是我们的邻居
第一个跟我们说话的邻居
也是跟我们说过话的邻居里
说话次数最少的邻居
慢慢知道
他退休 独居

但每次过年
他的贺卡会准时塞进我们家门
他特意挑选的卡片
两次都是日本风格
我甚至忍不住想象
他是怎么走过来
又怎么把卡片小心翼翼地
塞进来

隔壁烟囱冒着烟呢
噢老Kees也许在洗澡
隔壁客厅的灯亮着
噢老Kees也许在看跨年节目

老Kees尽量不偏头
但他的常春藤却已经
穿出篱笆墙
蔓延到我们这边的地面
正在长成一张草皮
他若从楼上的窗台往我们这边看
也许不知道这边一地绿色
是他家的常春藤

dikkie at 2019-06-12 22:13
10

那位北师大的老师
聊春晓
他说
花落知多少
听着伤感但
干过农活的人会明白
夜来听到风雨声时
内心漾开来的窃喜
明早不用干活了

雨下在农耕时代
像一场逗号
它是时间节点
暂停键

dikkie at 2019-06-13 19:32
11

条纹

他今天穿的是
蓝白条纹裤子
于是我穿上
我的蓝白条纹薄毛衣
蓝纹粗白纹细的那件

我的衣柜里还有
两件蓝纹细白纹粗的T恤
一件蓝纹粗白纹细的T恤
一条蓝纹粗白纹细的裙子
一条蓝纹粗白纹细的裤子
不过它是竖纹

他今天身上那条
是横纹
我今天身上这件
也是横纹
像是从他身上
长过来的

dikkie at 2019-06-14 16:05
12

即兴

看完黑镜最新一季第一集
我们就上楼了

天还没黑透
不开灯
半掩的窗帘
微弱的深蓝天光
把房间里的现实
虚拟了

虚拟了的
更像真实

dikkie at 2019-06-15 19:19
13

这位北师大老师不行

yourbaby at 2019-06-15 20:03
14

跑题

他一起步
就停不下来

他说
这是题外话了

就一直没从外面
回来

dikkie at 2019-06-16 19:41
15

@yourbaby 行不行不知道 他跑题很行

dikkie at 2019-06-16 19:42
1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