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风

By LDS at 2019-05-30 00:55 • 293次点击
LDS

1
伊凡大姨妈刚来到了景德镇
说的准确一点
可能
上午、早上或者下午
所以
她今天就来不

上海


尽管她来上海的火车也可能是动车票都买了

我们跟两个法国人说无
他们听懂了
我们怎么说的呢
中国汉字想写无
不得不用多,很多,去写无

他说,其中一个法国人说
法语有很多规则
比如
几点吃饭的时候用一个词
其他时间吃饭的时候
就不能用那个几点吃饭的专用词
必须说其他的词

我说
也许法国人是非常追求语言的准确性
然后

我问他喝醉时说不说英语
他说

我问why
他说,why not
他后来又说英语简单
非常简单
然后
最近我
总是用“然后”
两个字
我的公众号也改成了然后
潘晨农说
搞了个 然后 呀

那个法国哟人
又说
我喝的非常 非常
非常
醉的时候
说法语
然后
他又说
我也可能说 汉语
在非常 非常 非常醉的时候
在醉了
不那么非常醉的时候
才说 英语

我为什么问他喝醉的时候说不说英语呢
因为
我有一个法国的艺术家朋友
是我们
潘晨农 胡家亮共同的一个法国朋友
在车上
告诉我

她,一个女性
她说 她喝醉的时候会说 英语
所以
我见到这个法国人
尤其是
正在喝酒的时候
我当然要问一下
他喝醉的时候说不说英语

他,那个法国人今天
说了一句

好多风 今天好多风
把我惊呆了
以至于我们喝酒 聊天时
聊到诗
说到了李白
好多风

酒桌上
从左到右
分别是 黄鹤楼 南京 万宝路
我其实想说到处是

胡家亮问万宝路的烟是不是有点甜
我问那个法国人
这个烟 have sweet?
他说是
你想尝尝吗
我说 of course

于是
我抽了一根万宝路 他递给我的
可是
我的南京还没抽完

于是
我左手拿着南京
右手拿着万宝路
胡家亮说 我一手一根烟
两只手都有烟
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没有毛病
是废话

我们刚刚 和法国人 还聊到古代汉字
因为那个法国的女人 女孩 说到篆书
于是我们说到古代汉字
我们 说了 两个字 人 和 大
并且 我用身体给他举例

后来
我们还说到

查了一下,古代汉字】
为,母猴也
潘晨农说,母猴 就是怀孕的猴

好多风
辽。

2
下午
在轿车上
加正说 上海的飞机真多,打也打不完
我说 那你打呀
没有飞机是打不下来的
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在一个两条河的交汇处
特别宽
比任何一条河都宽

我在靠近河的草丛里
我说打飞机
是说下午和加正的对话

我刚刚放了一部乌青的电影叫坏诗人
看了一点我忽然想拉屎
于是我就去拉屎了,
但是我拉屎之前把电脑屏幕放在前面,
以包正我拉屎的时候还可以看到电影

那部电影里我唯一见过的诗人就是杨黎
我看了他几个镜头
发现他和生活中的没什么两样

然后我拉了一点点屎出来
为此我只用了一小片卫生纸
还剩很多
我装进了兜里

然后我走了
走到了河边
想到了和加正下午的对话
走到河边时
我想到了 黎之阳

曾经就站在这里 一会儿
然后走了

我走到我原来站的地方
就是两条河的交汇处
河面比眼前的任何一条河都宽
我在草丛里
开始站着
然后坐下来
看着一条河
河的远处越来越窄
我看着河水越来越宽

风很多
也很大
向我吹过来
吹着我
我打下了一架飞机
有可能是战斗机
我看着天空很久
没有一架飞机飞过

我想明天可以问问孙奕有没有空过来
这里的风很好
她应该来吹吹
被吹吹

我刚刚站在这里的时候也想到如果霏林在就好了

还有
我还思考了一个问题
应该是两遍
我在想我算不算在看乌青那个坏诗人那部电影呢
我刚刚放的
它还在继续放
而我在河边
并没有看电影
我算不算看那个电影呢

在这里
有一个防风打火机是
多么重要

这里
风好多

坏诗人里面
饭桌下面有好多中南海
有一段
饭桌上也有一盒中南海
饭桌下面有两盒【

3
眼前有一排树
排成一排

一阵风吹过来
好多风一直在吹
只有一阵风吹过来
吹在我身上

一个虫e eng 地叫个不停
偶尔停一下 非常短暂的停一下
又继续 一直e eng 地叫着
周围很多青蛙也一直叫

点一根烟
让它自己烧完
放在耳边
那只虫叫的声音
e eng 个不停

烟灭了
又继续点着
我点火吸的时候感觉嘴里的不是烟头
几根烟丝黏在嘴上

天很黑
身后是一片树林
我知道

4
蚊香在啤酒瓶嘴上面
酒瓶嘴顶着一盘蚊香
蚊香是平面的形状
啤酒瓶是绿色的
蚊香在啤酒瓶上
蚊香是螺旋的

酒瓶里没有啤酒
地板上有一个螺旋的影子
没有蚊香的颜色黑
但是都是黑色的

出现的次数很多
显得我很肯定
当我说蚊香的时候
说啤酒瓶的时候

蚊香并不是平面的形状
我刚刚看了一眼
它有些往下垂
也可以说是
往下垂着
蚊香中间有空
一条圆的蚊香 螺旋
像蚊香的影子一样
屋子里还开了电风扇
我听到了声音
感觉到了凉快
我想脱掉一件外套
我看见了蚊香
酒瓶
和蚊香的影子
很难说我看到了 蚊香 酒瓶 蚊香的影子
是怎么看的那么清的
我还想再脱掉衬衫
我又看见了蚊香 酒瓶和蚊香的影子
也可以说我看到了 又看到了 酒瓶蚊香和蚊香的影子
或者说我又看到了 影子 酒瓶 蚊香
总之不是依次看到的
但是我不得不这样依次打出 蚊香 酒瓶 影子 或者 酒瓶蚊香 影子
我其实还看到酒瓶的影子
我闻到了蚊香的香味
我也感觉到了蚊子还在
墙角还有一个小哈嘛
它在跳
跳了一下
落下去有点重
但是确实是一只小哈嘛
我用余光看到它跳的那一下
非常难以说我看到了
它跳的那一下
蚊香在烧
并没有感觉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可能之前我也并没有注意蚊香在烧
注意一个红色的火头
仔细看是灰白色的
泛着一小块红
很难辨认但是感觉很强烈
的红 一小块
在黑色的蚊香上
螺旋的蚊香
中间有空
下垂
我现在还是没有看到它烧了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就是说我感觉蚊香的头一段并没有变短那么一点点
我能看到烟雾 非常少的烟雾
往下 酒瓶的底部 右边方向 飘过
电风扇
我不由得想起电风扇
我不想再多说关于电风扇
我还记得那飘过啤酒瓶的烟雾
就在
我不知道是几分钟之前
可能是一分钟
分钟是个非常理性的事情
我来不及
在正在 打字的这个时候
眼前有一盘蚊香垂在啤酒瓶上
啤酒瓶垂直放着
蚊香平着 垂着
有点松
松可能只是我的想象
在蚊香头点着的地方
正下方一小嘬灰
堆的形状
非常小的堆
灰灰的
和水泥地板的颜色一样
很浅的灰白

掉了一点
非常轻 又非常快
绝不是我印象中的自由落体
我现在明显感觉到蚊香烧了一部分
短了一点
准确的说是头燃烧的那一段段了一些
蚊香中间的空细非常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透过空隙就可以感觉到蚊香在下垂
我不太确定
是真的
仅仅凭蚊香中间的空隙
判断
我确定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打这些字的时候想到的是蚊香
而不是空隙
难道是因为蚊香很黑吗
蚊香的确很很黑
影子和酒瓶
酒瓶的影子很短
很粗
到头的时候越来约窄
蚊香影子的条纹是圆的
一段边缘和瓶底挨着
也到了酒瓶的影子的边缘
我刚开始想打覆盖
两个字
酒瓶
上面有蚊香
瓶底的旁边有影子

是的

5
勇猛精进
好多风

高山仰止

好多风

骑驴觅驴
哈朵风

鸡蛋
水壶
啤酒瓶



屋外的风
呼呼

我的坚持
和你说的坚持

裤子挂在床边
下半身已经脱光
在被窝里
鸡鸡感觉到被子

多么的光滑

灯还在亮着
好多风

好多风

非常之开心
乔峰
萧峰

好多风

6

圆坛子像是迎接外星人的
宇宙飞船
铝制的表面
部分反光
旁边
草丛中蝴蝶飞来飞去

老爸说来上海心慌
不能待

秋裤不要了

大老卫比较文明

老爸不爱喝冰啤酒
没想到他
夏天也不喜欢和冰啤机

我最多可以喝三两酒
家亮如果不喝伤几次他可以喝一斤多

今天买了两条鱼
晚上做了一条
老潘没有下来喝酒
不然
然后
可以多喝几两

最后一杯我
差点吐了

今天的鱼汤做的味道很不错

朋友圈
看到一个叫张曼玉的女人
我点开 点不开 图片
看不到样子
只能看到她
很苗条
的身材
长得挺高

夜里写有什么好写的
瞎灯些火的
即使写出来
也是
闷诗
我告诉老潘,杨黎早晨起来就写诗
下午惯蛋
🥚
我前两天还在劝老潘
要早点睡
早点起
下午你不约朋友
有可能也有朋友约你

老潘说我
你傻了吧

还是说张曼玉吧
我点不开她的图片
发现手机无服务
没有信号

我关机
再开机
只为看一看那个
叫张曼玉的女人
个子挺高
身材苗条
低下头
正在走路
穿一身黑色的连衣裙

我爸说手机
昨天康康也总是指手机
说话

恨铁不成钢

为啥
铁要成钢

老爸说
打开那个成语
用手机
一看都知道
啥叫
恨铁不成钢

吕德生 2019.5.24-28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