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一些

By zzx3770 at 2019-04-19 18:37 • 224次点击
zzx3770

#滑不溜秋
说一件事情
从正面(不知道是正面还是什么的)
不好说
于是换一句话说
旁敲侧击
能达到(强于正面的解释)
像水(我说)
拦不住(它流)
流出来(通过障碍)

# 像卡拉斯那样的唱
即使我唱不上去
像卡拉斯那样的歌剧
假如我能
像卡拉斯那样的唱歌剧
那么我的某些情感
也会被很好
用歌剧表达出来
这是一种
唱与不唱
或者说
写诗
写与不写的问题
(单从卡拉斯的声音)
我希望我所理解的意思
能比
歌剧本身表达的要全面
跟着再哼出一些声音
在脑袋里面振动一下神经
这种共振的哼哼声
也能简单的表达出来一些
情感

# 过来人的心里装着过来的事
谁知道
过来人他用
一种什么样的过来人的眼光看事情
过来人用(未来的)经验
看现在
看只是简简单单的看
还能怎么样
回味欲望
简直是个有气无力的病者

# 地狱很大
地狱很大
大到能把一切的

装在里面
不管是
什么样的

都会在里面
要说
世界上什么事情
到达了极点
那就是地狱

# 只要我想写
打开bear
只要我想写
我可以一边走一边写(在路上)
走走停停
路上行人们
横的竖的斜的在我周围(做离心运动)
信息那么嘈杂
只有我在一旁挑选这
一无事处的信息(在把玩)
其实我出来是
准备买菜的
在进入菜市场之前
我想还没有写完我想写的
只要我说算了
就算了
去买菜算了
可是一想买完菜出来
手就被绑架了
可我还想再写会儿
于是我就一直在菜市场边上打转
迟迟没有去买菜
我现在太他妈想写了
这种感觉
卡在买菜上面
这挺有意思的
我还想体验体验
这种感觉
卡在别的什么事情上
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 找壳
宇宙都有壳
何况人乎
形容

# 有一种鸟
有一种鸟被人们用来
放在门口迎客人
只要人路过它们
就会鸣叫起来
如果说
鸟是看到人紧张而叫的话
那不时刻都处在紧张之中
想想
紧张成了习惯
会变成什么样

# 坐门口看街
大爷或是大妈
不是很爱动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
他们喜欢看这个动作
坐在一起看什么
或者听些什么
用过来人的经验消化着信息
各自在心里回想着
这些信息所激起的些许回忆和想象
他们可以整天整天的坐在那里
椅子很好的托住他们的身体
舒服的坐在那里
被椅子包裹着
很少抬头望天
地平面的信息太大
太杂
虚度了太多可以独处的时间
大部分深处喧闹的门口
时不时的望一望天
也很好

# 在菜市场注意一个老太太
扁担放在路牙上
坐在扁担上
头发花白
不好意思的打量着路人
行人陆陆续续的
在她面前止步
打量着她 面前的
老母鸡(装在竹编的笼子里)右边
鸡蛋(装在竹编的娄子里)左边
的同时(人们更多的是打量老奶奶)
人们心里五味杂陈
老奶奶的心里
会比五味杂陈多一些

#命
曾经
有好多的选择在身边走过
我们不知道
他们未来怎么样
我们通过对比
来显示出
命好
或者是不好
命好的他们不认为自己命好
命不好的他们不认为自己命不好
多年以来
老伯他
依然一个人坐在自家门口望天
行人像太阳一样
起了又落 落了又起
老伯他
把命依然看不透
模糊的双眼
使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世界

# 坐在车上傻傻的看路
没有别的什么话头
傻傻的看着路
飞快的在眼睛里流走
我的惆怅拉得这么长
傻傻的在分拣着
落在地上的白线
如果能串在一起
那么就是一条长长的惆怅了

# 有些话把人都说绝了
1.

# 龟峰塔重游
多年前
我和哥哥在河源
曾一起去过龟峰塔
我们在上边睡了一觉
那种觉
是能想起来的那种
今天我一个人又去了
他们把它保护了起来没有开放
我在一旁转了一下
路上买了当地的黄酒
喝了点
在龟峰塔下的草地上
我又睡了一觉
出了一身汗
我有点忧伤情绪
是因为我的眼睛有些疲劳
甚至没有缘由的出眼泪

# 刻在某一处的记忆
偶来兴致
墙上或是树上
刻下你记忆
当下的你
定会觉得
这是永恒
多年之后有机会
再次相逢
这个永恒
此时的你
会不会
觉得现在的你
还是原先的那个你吗
那么
永恒是否还存在呢

# 有些人很容易辨识
我看到一个穿的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
翘着二郎腿
手里夹着烟
头歪着吐着烟
另一手划拉着手机
里面看着抖音
同时开着很大的外响
我不能说里面的
内容太土太无聊太浪费时间
但是大部分都是这类
垃圾视频
这类靠看抖音这类垃圾视频的人
真的很
非常容易辨识

# 记一个梦
我先是
穿着裤衩在路上走
不知是去干嘛
身材臃肿
而后另一个我
从后方跑过来
同样是穿着裤衩
汗水把裤衩都打湿了
通过旁人的哟呵声
我越跑越快
不知道跑了多久
然后来了个
助跑跳远
我记得我在离地的那段时间里
我仍然没有忘记跑的动作
然后利落的着地
人们纷纷上前丈量长度
“哇,14.82米”
我清楚的记得这个数字
我暗地里高兴
心想再也没有比我跳得更远的了
人们纷纷对我刮目相看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跳得
但事实是
14.82
清楚的刻在了记忆里
的确是跳远的长度
不是别的什么的
我梦里在想
我肯定是在做梦
梦里体验这一把也是很不错啊

#

在高速发展的城市
那些依然没有变的东西
是多么抚慰人心

# 寻找uqn朋友
在这个圈里
有一位uqn朋友
已经默默的给我
赞赏了
好几笔uqn
他的地址后五位是bb590
可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在里面
一个一个的找
也没有找到

# 我不断的被自己说服又不断的被反方说服
在这个不断的
说服和
被说服的过程里
脑子里
快速的在想些事情
或者在组织着语言
打比方也好
说故事也好
力在
证明自己
所说的
能够让人信服
这是一个
不断打压
对方的过程
这里面
是否
有功利心呢


bear好用到让我天天想写点什么

leewhat at 2019-04-20 00:35
1

bear那首好棒

knockedhead at 2019-04-21 12:25
2

@knockedhead 你是bb590吗朋友,看你地址是6F6f啊

zzx3770 at 2019-04-21 12:33
3

@zzx3770 哈哈哈,那是我另一个钱包~

knockedhead at 2019-04-21 14:08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