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松诗集征集

By uqinzen at 2019-04-15 15:41 • 523次点击
uqinzen

计划做一个电子版的诗集
希望参加过僵尸松的朋友,每人自选5首诗,在此回复。
然后我们汇总做一个电子诗集,发布出来。
截止日期4月20日


Ok

earthfly at 2019-04-15 15:48
1

【变僵尸系列】https://uqn.life/t/1305 3
#灵感枯竭
源于一次大旱
那时候
太阳很大
也很热

#发型很乱
源于一天夜里
睡梦中
我跳到屋顶上
又跳到稻地里

#头有点痛
没什么源于
就是一阵一阵地
反复无常地
那种剧烈疼痛

#喉咙沙哑
源于一次咳嗽
那一刻
肺泡从嘴里吐了出来
不远处
一只黑狗看了我一眼

#眼睛有点痛
源于一天中午
那天
太阳黑子穿过树叶
射到了我的眼睛里

fyq88013420 at 2019-04-15 15:53
2

#有时候

搞不懂自己的时候
反而比较安心
因为
一旦搞懂
可能自己就会~~
~消失
像一个泡泡
✧ं˚‧̊·的一下
就不见了

#垃圾分类

许多人
搞不清干湿垃圾
的分类标准
为什么坚果壳
属于湿垃圾
而湿纸巾
又属于干垃圾
其实很简单
大致原则就是
看那样东西能不能沤肥
能沤肥的
就是湿垃圾
为什么坚果壳是湿垃圾
因为它能沤肥
为什么湿纸巾是干垃圾
因为它不能沤肥

#关于垃圾分类的补充说明

人体应该分到哪类呢
朋友们
让我们一起想一想
假如它穿了衣服
那可以分到干垃圾
假如我们身处《云图》里的敌托邦
那就可以分到可回收物
当然
人体还可能是有害垃圾
前几天
我看到一条新闻
说有个人在去世前
刚刚做过放疗
结果遗体火化之后
火葬场的设备
受到了放射性污染
但这种情况应该不常见
我觉得对人体最合适的分类
还是湿垃圾
因为它可以沤肥
下面我来给大家念一段
《大念处经》
身随观
厌恶作意部分里
的几句句子:
于此身中
有头发,身毛
指甲,牙齿
皮肤
肌肉,筋腱
骨,骨髓
肾,心

肋膜
脾,肺
肠,肠间膜
胃中物
粪便,胆汁
痰,脓,血
汗,脂肪

油膏
唾液,鼻涕
关节滑液
尿

#孔雀

孔雀被关在一个
不大不小的笼子里
小孩子看到它都会喊
孔雀!是孔雀哎!
其他游人也在说
孔雀!
人们紧紧挤在笼子周围
孔雀!孔雀!地叫着
孔雀在笼子里快速来回踱步
显得很烦躁

#红糖发糕

不知道为什么
红糖发糕
在我脑海里的发音
一直是红糖fuck

knockedhead at 2019-04-15 16:25
3

#
剪头的时候一直在想
我这么秃,
真的难为理发师了

#
我姐问我:最近有没有谈恋爱
我说:没有
她说:我就知道

#
昨天听mla:
异国无法消除我的困倦
想起来
似乎长大之后
困倦就没有
哪个地方
可以消除了
在哪里
都无法安下心来
无所依靠

lbdesansheng at 2019-04-15 19:12
4

《假如》

假如
你半夜醒来
请不要抱怨黑暗
这一切都是自然现象
你要知道
只有太阳上
才没有白天和黑夜的
或许你可以到楼顶
望见平时看不见的星辰
如果
天气不好
你可以打开一本书
学习其中的奥妙

2019.3.22日

《从前啊从前》

从前
有个人
他见人就说不要用脑子思考问题
慢慢地
他的脑子就被他自己消化掉了
他没有喜怒
也没有哀乐
大风一吹
他就变成了石头
大风又一吹
他就化成了灰
从前
有个人
他见人就说要用心思考问题
慢慢地
他就觉得自己越来越了不起
时间过了三分之一
他就成了自己的王
有一天夜晚
这个人遇见了一颗大树
天空很热
他就到树下乘凉
突然
天空出现了一声响雷
他却没有被闪电击中
他大笑道
闪电啊
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了
突然
天空中又出现了一道响雷
这个人终于被击中了
三秒钟不到
他也化成了灰
…………

《起风了》

起风了
太阳的音乐
太阳的马
这是我十多岁时候写的
现在
我只想说几句
起风了
起风了
真的起风啦
外面的风
正呼呼地吹打着玻璃
就像一对男女
在呻吟

《植物大战僵尸》

植物大战僵尸
打不赢的僵尸叛变了
最后变成了植物
被僵尸打败的植物
并没有被吃掉
而是变成了僵尸
僵尸与植物大战到最后
就成了零和博弈
没有输
没有赢
它们之间的战斗
因此永无止境

2019.02.02.1:48

《新的一天》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月亮爬上了山岗
一群男人和女人开始相互游戏
女人给男人右脸一巴掌
男人就给女人左脸一巴掌
他们相互打来打去
他们的脸同时变得乌青
理解他们的人
知道他们不为名
也不为利
不理解他们的人
看见了这些男女就充满了恐惧
他们会告诉陌生人
在那个黑色的夜晚
他们遇见了一群僵尸
他们在相互攻击

2019.0204.12:17

earthfly at 2019-04-15 22:40
5

人人都爱滑雪圈
看到父亲
帮忙把孩子推下坡去
手里燃着一根带火星的烟

人们都要喝水
没有水就会难活
生命的形状是长柱形
被放在桌子边上

活着是真实的错觉
睡眠是模糊的清醒
我怎么分清
哪个是梦
哪个是你

坐在屋里的大多数时候
天地是一个透明塑料袋
里面装满了嘈嘈杂杂
不知其味的糖果
下雪的时候
全世界只分为两部分
窗内和窗外
所有味道都静默下来
浓缩成一小片白色方形
踏出去
所走过的地方都是甜的

现在天黑得很慢
白天慢慢变长
但落日时的天空
一定和往常一样美
深夜月光的清辉
依旧会把星空拥抱
改变的是耀眼的温度
让人们的衣服一件件脱掉
春风绝对不会让我的身体感到疼痛
我只求越来越光明的季节给我一点阴影
不要让我无所适从

vlask at 2019-04-15 23:00
6

#洒水车归来

大年初一
一辆洒水车
伴随音乐
驶过这片街道
几分钟前
下完了一场大雨
我与洒水车
没有关系
当然也没有什么区别

#鸡会难过

这时候一只鸡
走过来
冲我咯咯叫
我赶紧
戴上了耳机
快步离开
对不起
我听不懂
不要在我身上
浪费时间

#然后呢?

我发现一个现象
就是当人们叙述时
经常会说
然后……然后……
这是个连接词
但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我想问:然后呢?
我想问问大街上的每个人
然后呢?然后呢?
我其实不是想问哪个人
只是想问出这个问题
然后呢?然后呢?
我也不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最喜欢的经济学名词

随机游走
就是random walk
它是什么意思
我并不在乎
看到这个词以后
我决定
随机游走
我现在正在
随机游走

#高中的某一天

冬天
厕所昏暗
我决定洗冷水澡
像夏天一样
提起桶
把桶里的水浇在身上
我不得不
鼓起全部勇气
忘记很多事
到最后
我还是没能洗完

chapter524 at 2019-04-15 23:12
7

@chapter524 你的诗很棒

fyq88013420 at 2019-04-16 06:46
8

《文艺的熊市》
我在文艺的熊市里等待
我持有好多诗歌
不过没有行情

《文艺的牛市》
听说过
没见过
两万五千里

《老赵》
我和老赵认识快十年了
他的爷爷我喊爷爷
他的奶奶我喊奶奶
我没见过他的外公外婆
要是见了
我应该也会喊爷爷和奶奶

《古城》
白天充满喧嚣
夜晚充满酒精
角落里藏的是灰尘
和没有人要的爱情
偶尔能看见几个烟头
在没有人注意爱情的时候

《小花》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就叫你小花吧
小花啊小花
你这么早就抱着玫瑰
你要去哪?

zhang100 at 2019-04-16 14:25
9

## 情绪冲浪者
人生毫无意义
而死亡实际上
是人生的一部分
是恐惧的那部分
因此也没任何意义
在此基础上
我想找点好玩的部分
当情绪之浪来临
拿起冲浪板

## 如何用一秒钟写一首诗


## 6点
6点,要去接Zooey放学
现在是5:09
——
现在是5:16
——
现在是5:48
我要关电脑了

## 天气预报
每天
我们睡到中午
甚至下午
窗外依然阴晦
她拿起手机
看了看天气预报
对我说
生活好难啊
我抱紧她
再睡会儿吧
我说

## 进化论
很多年过去了
当我感到人生无聊时
我的朋友秋厚布又出现了
他说
你还记得吗
我们曾经是猴子
几百万年前吧
如今我们变成什么样子了兄弟
这一切都是因为无聊
只有在洗澡洗得时间比较长
手指出现皱褶的时候
我们才会想起点什么

uqinzen at 2019-04-17 16:14
10

#如果你足够诚实,你早就知道问题与答案

卡尔·拉格斐
1933年出生
在德国汉堡
父亲是一名富商
母亲是一名售货员
当卡尔说话的时候
母亲会让他说快一点
因为她没有时间
听他说那些“垃圾”
当卡尔弹钢琴时
母亲走过来关上琴盖:
“画画吧!画画没有噪音。”
她对孩子们的要求是
要么努力,要么闭嘴

#Oh Jeff

哭泣是一种
清洗吧
或者浇灌
总有些干燥
焦躁
摩擦逐渐增大
粗略的地方
会燃起来
焚起来
关于灾难
至少眼泪是干净的
是湿的而且干净的

#曹杨路上的一根直线

公交车拐弯的时候
树和云被拨开了
光一下子
就有点壮丽
我被耀醒了
人行道上的那个人
正在站起来的
那个人
又蹲下去了
树杈已经
快挡不住正午的光了
路中间有一滩血
好像是猫
皮毛已经被碾进肉里
贴在了高架路口的柏油路上
哦那个正在走进的人
是正在黄条纹的盲道上
正在磕头,背着条凳
和棉褥
一步一磕
正在磕过去
雨还没有下完吧?
夏天来的会很快的

#安慰

我也是挺不容易的
每天要吃三顿饭
还要起床见人

#多年以后

现在还可以说
以后也不是不能说
多年以后
我已经死了
你在哪里?
多年以后
就是多年以后
就是在很多年
很多很多年以后
我们都死了
也可能还活着
反正就是在很多
很多很多很多
很多年以后

和你
写这首诗的我
和看这首诗的你
在那~么多年
以后
时间过了那么久
久的就像时间
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xy at 2019-04-19 02:34
11

|和北岛《时间的玫瑰》
我们的生活
一朵玫瑰也没有
但苹果还有几个

|我感到遗憾
男朋友写的小说
没人看
他的脸哭笑不得
但我来不及安慰他
我要写诗去了

|新龙门客栈
金镶玉问
谁被雷劈了?
这边林青霞吟诗
梁家辉没有搭话
他想说
我脸上有坑
他说
既然是黑店
就一定有秘道

|你喜欢甩炮吗?
去年过年
舅舅买了一摞甩炮
我问他要了一盒
有两个哑的
今年舅舅什么都没买

|春天风很大
夜来风雨声,有点大
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春天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风
但不知道为什么
近年来,风越来越大了

ttwalk at 2019-04-19 14:56
12

《冬季短信》
照镜子需要
先拭去上面的水汽
喝一口冷水
就打一个哆嗦
点燃香烟
犹如点着一个火把
更爱睡觉
更希望能够冬眠
我发消息给上帝
我的灵魂在这个冬季
已冷藏保鲜

《得知猎户座星云的消息》
猎户座星云
我对此一无所知
只是知道这个词
神秘,遥远,未知,浩瀚,
伟大的存在
这个词所带给我的
不可知意义

《给你传递一个消息》
时间过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个一个好消息?
取决于你的看法
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仔细检索记录
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隐隐察觉到
还是发生了些什么
只是过于微小
难以记述
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在等待
一个好消息
还是坏消息
时间过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

《空气人》
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然后不耐烦地等待回响
焦虑不安的人用这种祈祷
来安慰自己
无论什么样的天气
对他来说都可以接受
神制止他的熟练的祈祷把戏
并表露出同样的焦虑
最后
他们一致同意用玩牌来
打发时间
每次赌一个硬币

《最后史》
最后一片面包
最后一颗糖果
最后一个硬币
最后一分钟
最后一天
最后一次交谈
最后的最后
最后一头大象
最后一片雨林
最后一个人类
最后一段文明史
最后不能穷尽
哪位大神
是最后的终结者?

chujiu at 2019-04-19 19:44
13

#嗝气
喝了可乐后
打一个嗝
气从胃里蹿上来
我闭上嘴
把这些二氧化碳封在口腔里
长久过去
我的舌头表面开始冒泡
噗噗噗噗噗噗

#路边香樟树上积雪堆里乱窜的鸟引发每一棵树的小型雪崩使树下赶路的我觉得惊心动魄#
从一个有雪的地方到了一个没雪的地方
列车跨过了一条很重要的界线
这条线那边有雪
这边没雪

#写诗需要诗意吗
我今天一点诗意都没有
我今天也不僵尸
人与僵尸之间是什么
我今天有点
人不人,僵尸不僵尸

#一首诗的消失1
它是1
2可能明天才出现
也可能早已出现过了
现在是1,是独立于其它时间存在着的
我并没有写一首诗的消失
我写的是一首诗的消失1
也许在2里我会写它如何消失
也许消失的这首诗本身就是2
关于2
我想以后再说起
或者
再也不说起

#你有没有梦到过
自己成为一根头发
我想象了一下
自己成为一根头发
但我想象不出来
一根白头发到底是怎么回事

zhener at 2019-04-20 00:03
14

《爸,我们在这个世界上
多少天了》
作为一个朋友
或者儿子
你告诉我
不要树太多敌人
可是你知道吗
改革开放已经
40年了
我们的国家
我们的世界
早都是市场经济了
或者说
我们如果
真的是一个
数学上的集合
括号,你,我,括号
或者所谓的
利益共同体的话
那么你
应该了解一句话
这句话别人没有说
我是看见了:
没有所谓的敌人和朋友
只有所谓的利益
这是一句真话
也是一句讨厌的话
如果愤怒是
年轻人的
天赋
我想永远年轻
可是
可能吗
我已经31岁
开始发胖掉头发
我只能希望你
过的好
因为我看不见
括号
或者说
我可以看见其他人
的括号
而我们两个
实际上
分别是两个
括号
我无力改变
也不把希望
给明天
一个今天过不好
的人
明天会好吗
其实这一点上
我们一样
我觉得好,已经
有几个月了
我见到的
其他括号
他们告诉我
我并不好
我疑惑
你呢

#预言者
我讲了一个
魔术师的故事
这位魔术师
说他是预言者
我给她说
我也可以
五分钟之后
我们身后的
那扇门
将会出现一个
红色衣服的
女人
从左向右走

#我走了
我打了草稿
是因为我有些话
要说
对你说了以后
你听了
我说了
这件事情
我解决了
我决定了
我走了

到二仙桥,走成化大道
他告诉交警
我从电视上听见
之后
我给一个男人

不要插队
之后
我们打了架
派出所的人问我
他指着一个包
那是什么
一些卤肉、鸭脖子
和多宝鱼
之后
去医院检查的
路上
买了一包烟
一瓶水
晚上
跟朋友
吃烤肉喝啤酒
散了之后
又喝了两瓶

# 钓鱼的男人
他坐在电瓶车上
在护城河的
一座桥上
一个男人走过去
他们说着什么
车上的男人
看了看脚下
蓝色的筐子
另一个人
也看了看
然后
他们看着水

# 在夫子庙
问了一个人
她说夫子
就在那里,她手指
一个地方
在那里
看见路牌指着
一个地方
走过去
另一个路牌
指着我来的地方

mant at 2019-04-20 00:06
15

#外星人的体温升高意味着什么
这些大笑的空气 目中无人
在马路上走来走去

透明的山似乎可以称作是波浪

你干净得简直像一瓶洗衣液

#对恐惧的研究
开车的时候我总是后背痒,
但是又不敢挠。即便如此,
教练还是坐在副驾驶位上说
日你妈。并且让我赔钱,说
让我下车,赔钱,他说,赔钱赔钱
我说赔多少啊师傅,他说
上车,上车上车,我继续问他
可是赔多少啊师傅,他说
笨成这个样子嘛能。他在前面
朝我挥手,还让我站在他的
影子里。他说,其他人练个三天
我就,放心地离开车了。他说
放心地,这三个字的时候,仿佛
在唱一首歌,同时手掌跟着韵律
划动。你都多少天了他说,这个
方向感都没有嘛。他说发车,发车发车,
然后他突然叫起来,你咋回事,
你咋回事啊你咋回事
教练啊教练,我化成水了可是,并且
并且我还,蒸发掉了,怎么办啊
教练

#对遗忘的研究
怎么进入你的世界呢,你
还有你们。爷爷躺在床上,
看没有字幕的新闻,如何去理解
失去听力的逻辑,我在旁边的
椅子上看着他,仿佛看一块
沉入水底的铅。你以为自己
记住的事情很重要,所以它们
才会被记住,但事情里的另一些
人,他们开着飞船,头也不回地
飞进黑洞

#对阳光的研究
她五百个男朋友的前女友们,
拉着他们五百个未婚妻的手,
一起坐在海盗船上,冲上去的时候,
她们说哦哦哦,荡下来的时候,
她们说啊啊啊,直到五百个男朋友
从对面的过山车轨道上冲下来的时候,
雨刚好下起来了,我看见了宇宙,
她说

#经过

我们看了很多夜晚,一整个的

云也被话语泡得湿透

天亮了就去买豆浆,吃包子

看黄色的单车在叶子下。

有时候也去图书馆,那里的

树荫甜美。风可以飞得很高

在三月,他们谈论足球

一个星球和另一个星球的鼾声

收到并且回信。也有伤心,

被海底淹没的街,永远结束不了的

黏稠的夏天。开在树顶的白花

在天空下面,总是要散开的像云

总是想起很多抱歉,但又甘心让

一些结果永远。是另外一种记住。

Dastanllen at 2019-04-20 22:36
16

可以做成手工书

earthfly at 2019-04-24 21:49
1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