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说的开头

By mant at 2019-03-10 17:26 • 296次点击
mant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一个女孩,年轻女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爱。嘴上说的,一起做的,心里想的,需要的。需要那么多。

我坐在大巴车上,掏出手机,打开,拍对面的男人。用一种别扭的姿势,为了不被发现,我假装看窗外。路灯,灯牌,电线杆上的中国结,救护车,一个男人的侧影,黑色的,脸上有一些白光,但不是很亮,他的大拇指在白光中滑动。我看到外面下雪了,灯光照到的地方,背景黑的地方能看见那些黄色的,慢慢地落下。

我突然感觉冷,想要回去,回去几个小时之前。大巴车倒着开,我把包背上,耳机放回口袋,行李架的塑料袋取下,车门开了,所有人倒退着下车,退到出站口,背对着上电梯,垃圾桶里的纸杯回到我手上,吐水,水龙头把水吸回去,纸杯从手上回到了饮水机旁边。我退到了厕所,脱鞋,脱袜子,脱掉外套里面的帽衫,又放回到书包里,用一种奇怪的方式。一切加速了,有几个男人在厕所门口很快的把毛衣,外套,秋衣脱下来装进行李箱。有一些人拉着手提箱,看着手机在笑,同时也在大步后退到传送带,刚开始我们还在平行,很快就到我身后了。

有一次我们做着,突然她哭了。你是高兴吗,我问她,还是难受。她告诉我,是复杂。

空姐摆出一种手势,在机舱门口微笑。过道中人群拥挤,缓慢地后退,有一些人在放行李,最后入座的人,关上行李架。跑道在窗口向前走,旁边的男人问我,这是雪吗。看得见地上黑色的直线是公路,有的宽一点,有的窄。在褐色甚至有些发灰的格子之间交错。而他们之中有些逐渐变小,并不移动的四边形,是白色的。窗口变白了,除了机翼上那些接缝,铆钉孔,我们什么都看不见。

我问垃圾桶旁边的男人借了打火机,谢谢,还给他,我总是在公共场合频繁地弹烟灰,航站楼前面,这个双侧分类的,中间有一个烟头收集处。我回头看见桶上面放着两个打火机。

在一维世界中,二元论是不存在的,伦理上没有好与坏,空间只是时间的另一种形式,如同死亡是生存的一种表现形式体现在时间上。无限宇宙在人类的思想中也许存在,但观察或者描述,是某种程度上的矛盾。而存在的意义,只能体现于存在之中,物质与意识不灭对于多维世界也是一种矛盾。就像地球上所有物质的运动,宏观的,微观的。更高维度观察中比原子还要小,甚至地球就是一种夸克,或更微不足道的粒子,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的东西。

回到家,洗澡之前一般我打开音响。它说已经连接iphone,一种毫无感情的女声,但很流利,词与词之间,应该是有一种精确的数学,或者说数字,比如300ms。我搜了一下黑天鹅,看见有人说,在成都,一只最少都要2000元左右。

他说写,就对了,我说是以什么方式,你不要笑,他看着有些生气,你用笔,拿个更好的本子,不要用这种纸。那是一个上个世纪90年代,机关用办公稿纸,每一行用双红线分割,右下角写着单位名字的纸。那种纸很薄,每一次翻页对它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撕裂,一个带人们从埃及,劈开海水的故事一样。


从哪个问题出发?我看见资料一栏写着:身高 165cm。他说,其实没有,应该是158,错了。他的身体忽然就成了我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树枝和树干,前者和后者没有明显的界限,又不同。树枝、树干、他、我,我们早就组成了一个机器,只是我们没有发觉。你要修改吗,我问他。请等候我们通知,下一位。

计算机,程序,世界。他说这是一本杂志的名字吧?不是,这是三个词,你想想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他说我不知道,再吃点别的吧,你还有烟没有。我说你那里有没有关于频谱实验的装置。他看着我。就是在画面上设置物体,比如说两个圆,让它们一个用每秒三十次的速度,另一个六十次闪烁。如果物体还能运动,上下左右或者随便转圈,那更好。

mant at 2019-03-11 18:07
1

戈尔巴乔夫正从楼梯下来。他用遥控器对着电视点了一下,指着那颗头,你看像不像巴尔干半岛某个地区。我摇头,他点了一会手机,用两个指头放大,给我看。我皱眉。他把手机放在电视旁边,转了一些角度后,我勉强点头。

人行天桥下面,我们并排走着,她举起照相机。我回头问,你在拍什么。她把照相机给我看,屏幕太小了,我点了几下加号➕。还是不知道看什么,她点了几下减号➖,这个光线是最美的,我很困惑。

她告诉我,以前做过的一个梦,她说梦见了很多彩虹。什么意思,什么是很多,你要不要吃彩虹糖,我这里有。

mant at 2019-03-12 09:42
2

我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问我到底要去哪里,不知道,我只是一直走。到了,我看见了,她指着,就是那。我问她是前面的楼还是后面的,她说左边的。我眼前出现了一张绘图纸,密密麻麻的方块,两个红点在其中向左移动,更左边是两栋平行的建筑,是方块。在那里,没有哪个比哪个更靠前,它们在坐标上完美地呈现出精确的平行。她停下来问我,你不分左右吗?

mant at 2019-03-13 12:20
3

在餐厅你对我说,他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问你一个奇怪的问题。我说那是什么。一个关于黑天鹅的故事,一个叫修谟的人说,归纳法induction不能得到真理。哈哈莫名其妙。我和你一起笑了。

mant at 2019-03-14 09:09
4

埃及人,有半坡人厉害吗?我在她嘴边比了一个指头。一群人围着玻璃柜中的石板,转来转去。带耳机穿套装的女人,对着手里黑色盒子说话,我看见她嘴在动,但声音是从别的地方发出来,这感觉很怪。她腰部发出来声音,告诉大家要去下一个展厅。

mant at 2019-03-15 08:13
5

一张说明书,八种语言,英法西意德葡中阿。中文最短,三行,一个汉字占两个字节也就是两个符号位。德文不知道为什么,在两个英文单词中,它的空格,我们说行间距,大概是敲击三下,比法文多一下。对于阿拉伯文,第一行段落开头,空间很大,但还能接受,第三行几乎是在中间开始,第四行又奇怪的处在一三之间。除了两个英语单词,我永远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mant at 2019-03-16 18:46
6

她指着地图左边说,怎么这个瓦图,只有一半。我把她的手拿到右边,告诉她这是一样的,一个地方。她撅嘴,没明白。我把地图两边卷到一起,告诉她那条存在的中间线,实际是不存在的。原本左边和右边的岛,是一个岛。你看,它们多么吻合。

mant at 2019-03-17 04:33
7

# 到二仙桥,走成化大道
他告诉交警
我从电视上听见
之后
我给一个男人

不要插队
之后
我们打了架
派出所的人问我
他指着一个包
那是什么
一些卤肉、鸭脖子
和多宝鱼
之后
去医院检查的
路上
买了一包烟
一瓶水
晚上
跟朋友
吃烤肉喝啤酒
散了之后
又喝了两瓶

mant at 2019-03-28 11:41
8

多维空间

earthfly at 2019-03-28 12:16
9

我们可以谈论的无穷∞,都是实无穷。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中对芝诺悖论四个悖论的分析:一个事物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通过无限的东西或者分别与无限的东西相接触。这就是说——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划分上的无穷(浅无穷)。我关掉收音机。

mant at 2019-03-29 14:04
10

他问我,那个人是谁,我说哪个。他说门口那个人,那辆车。我在对面的墙上,那些监视器上找到了,不知道。他起身出门,我过去一下。我在屏幕上看见他从下方走向那个人,他们比划着,交流。之后达成了某种协议,男人上车,车消失在一个房子后面。他从屏幕下方出去,看不见了。但我知道他正处于一个空间内正在运动,之后门又开了。

mant at 2019-03-30 09:10
11

用心看。她在教我画画。你看我的手,这样,对,不要来回涂抹,线条要漂亮。我放下笔,她看了我一眼,接着画。我看着笔、画布,她手在动,但幅度不大。桌角有一处,颜色掉了,我顺着手,桌子角,地上那块阴影和光线交界处。一盆花的影子,摇摇晃晃的。我有点困。

mant at 2019-03-31 11:22
12

怕就怕
你们把好
当成不好
就像
你们没吃饱
又说自己

可是你们哪里明白
没有所谓的好
也没有所谓的饱

mant at 2019-04-02 01:24
13

他面前是一座山,山很大,他很小。我们从他背后看见山,我们假设山不会动,他在动。我们看见他在山脚下,走过来,走过去,并没有移动很大的范围,是对于山来说的。他走一走,停下来抬头,然后看一看,我们看见他抬头。他坐在地上,捡起一根棍子,应该是树枝,天有点黑。他在地上画了一个三角形,用棍子比来比去。接着他在横线上点了一下,他抬头对我们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他把两点连起来,朝山那边走了几步,又回来坐下。他在三角形上面,画了一朵云,然后把直线擦了。我们看见他站起来,朝山的另一边走了,我们回头看山,听见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们没有看见云。山很大。

mant at 2019-04-07 11:15
14

液体火箭发动机燃料中含有许多有毒物质,植松电机社长说。我们白天做磁铁回收金属盈利,晚上搞火箭开发,就在北海道赤平乡下。雪地上,我为他们22人横抱10米火箭,拍了一张照片。他告诉我,它使用聚乙烯固体材料,我们可以在10米内观看发射,不用担心。他带我参观身边那个白色高塔,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大型脚手架。这座建立在710米竖矿井中的微重力实验塔-JAMIC,坐电梯时他说,可以带来近10秒的自由落体,免费开放,因为互联网让我们受益。我抬头看,一个巨型圆柱缓慢地向上,另一头像针尖那么大。

mant at 2019-04-16 18:03
1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