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紧

By mant at 2019-03-10 17:15 • 431次点击
mant

他们说
改天一起吃饭
有时候是
下次见面聊
或者是
结婚了吗
也许是
一个未接来电
更多是
房子车子钱

最近忙

有空来玩

在不在
也是
干嘛呢
也是
考虑清楚
还是
我我我
也是你你你
最后他们说:
他们


好斯佩头

反感这里
虽然我眼睛干了两年多
却不敢去
应该没有所谓
众生平等
也许是害怕
他用我肉眼可见的速度
衰老
我前一天
还在为自己的无能软弱
生气
有时候不该看见
路中间
那只死狗
学习一个中国人的哲学:
来都来了
热情好客的朋友
叫朋友来陪你喝酒
你知道
善于观察的人
往往坐最后一排
而一个又一个火锅店
吃过以后
身上只有味道
出于自私
我希望你保重身体
就像我每次
只喝两瓶啤酒
商场的一层
没有互联网真诚
用地铁和走路
去吃一个
莫须有的东西
要感谢科技进步
让虚假生活
可以虚度

mant at 2019-03-11 18:04
1

他和她
他告诉她
很多关于他们
之前的事
她说
你不要生气
也不要怨恨
他说
他不是这个意思
她现在不能理解
他告诉她
他们之间不是
达成一致了吗
他说
他走了

mant at 2019-03-12 09:39
2

喜欢

zhang100 at 2019-03-13 07:41
3

兄弟,一起吃饭
喝啤酒
很好
但不要高
飘飘然
是我学会
最好的几件事之一
现在我把它
送给你

mant at 2019-03-13 12:26
4

.#相对论(狭义)
一道光
他说他很快
世界最快
他身边另一道
光说
还好吧
我看你
不动−_−#

mant at 2019-03-14 09:07
5

《五谷不分》
是不是牡丹花
不是
是月季吗
不是
是玫瑰
玫瑰怎么是这样的

原来
花店的玫瑰
是这一种

mant at 2019-03-15 15:11
6

所谓旅游
不过是换了个地方
吃饭喝啤酒
也是换了个地方
洗澡和睡觉
很想吹牛
说我看过世界
可是我没有
可是谁又能
不局限
飞机上的城市
那么小
为什么目的地
是这里不是那里
我们给自己安排的
是意义也是安慰
把外套脱掉
再穿上
这个过程
用了六天
我用手机拍照
也录音
我希望它
有一天能用到
希望不要太远

mant at 2019-03-16 18:44
7

在夫子庙

问了一个人
她说夫子
就在那里,她手指
一个地方
在那里
看见路牌指着
一个地方
走过去
另一个路牌
指着我来的地方

mant at 2019-03-17 04:25
8

一个问题

你想要的
答案
我不能
回答
只能把它变成三个
不同的问题
我早该明白
一句话
应该分成三句说
三句话对三个人说
我早就明白
这个道理
写下来
告诉以后的我
以前写过
不要说想过
想得多
看不见

mant at 2019-03-18 21:19
9

钓鱼的男人

他坐在电瓶车上
在护城河的
一座桥上
一个男人走过去
他们说着什么
车上的男人
看了看脚下
蓝色的筐子
另一个人
也看了看
然后
他们看着水

mant at 2019-03-19 03:25
10

二十六岁的九月
还是听魔怪

下了四天
车上的广播说
请大家
不要相信谣言

得到一间房子
署名不是我
坐在椅子上
门外客厅开灯
厕所灯开
回来的时候
说好戒烟的人
买了一包烟
顺便买了啤酒

在住了六年的地方
迷路
和认识十年的人
擦肩而过
看见四十岁的阿姨她
脸红
年龄相仿的同事
没有一起吃饭
长辈们都说
瘦了
认不出来

找不到开瓶器
暖气开瓶盖
带上眼镜
还是没看见打火机
扔掉电话卡
丢了很多号码
没拨出去
的几个电话

人潮人海
似曾相识
下班的人群中
没有打伞
没有车子
那就走路回家
放学的学生
迎面走来
我们尽量,低头
走在大树下面

电视是家具
不用插插座
纱窗有一只虫子
刚过去
就飞不见了
没来得及
用中指和拇指
弹开

做一个普通人
我对父亲说:得过且过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
凑合过吧
不想谁跟谁比
不想发大财

真的吗
还是假的
或是力所不能及的
一种虚伪
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
不知道
像一个糟糕的比喻:
一眼能看到死
但我觉得
看不到

身上不到两百
欠人一万
我内疚
我要钱
我需要钱
买一辆车
买沙发
买笔记本电脑
买我看到的
所有

办公室里
声音很丰富
不止是说话
有很多
可说的
不可说的
一切

傍晚
在小区里吹起口哨
一个女人看我
猫跑过来
墙上的裂缝
忽然就变长
没有什么出现
没有什么消失
这就是
我的九月

mant at 2019-03-29 17:40
11

楼下的阿狗
是三只小猫的
妈妈
曾经
有一个月
没见到
我以为
她死了或者
去到很远的地方
也许就在附近
也说不定
有一天我下楼
想要遇到她
当然没有
有一天
我下楼
一个东西
绕着我的腿
在转圈
那是阿狗

mant at 2019-03-30 09:12
12

二十七岁
过了两个月
天气燥热
没有空调如何度过
一阵乌云吹散
可是我期待下雨
一块巨石卡在山腰
我却想负重前行
一个人临死之前
和往常一样,并没有忏悔
三天之后
在心中默念
我原谅你

我是不是年少轻狂
口不择言
才和一些人反目成仇
和个别人
老死不相往来
我自己
并没有解脱
也没有负担
只是体重增加了
二十多斤
只是啤酒喝了
六十多箱

那天我收到一串佛珠
整个晚上
没有睡
可能我开始
相信宿命
可能我开始对
生活妥协
愤怒是年轻人的天赋
而我会不会成为
一个忧郁发福的中年男人
会不会真的有平行宇宙
在那里我们
互相宽恕
不再仇视对方
我祈祷

mant at 2019-03-31 11:11
13

关于

床的正对面
是我新买的钟表
在这个手机异常发达
的年代里
或许它不是必需品
只是因为打折
我买了它
大部分时候
都不会看

因为近视或者
指针显示的数字
对于我
没有任何意义
小部分时候
它的声音
你知道
才能让我察觉到
它的存在
甚至有时
想把它变得
安静些

我以为
所有人青春期
都是漫长
十多年前
秦岭的一条河流
慢慢的干涸
而最近
附近的村民告诉我
那是上游水库
一个并不浪漫的原因

真正的时间
比口袋里手机中
看到得更快
我是说流走的速度
有了钟表以后
时针转一圈是
一个小时
有时候半圈就
不见了

这和我
经常梦见
那条叫辋川的河
持续十五年的
青春期相比
微不足道

mant at 2019-04-02 01:29
1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