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 读物

By vlask at 2019-02-07 00:45 • 61次点击
vlask

好像有点长,你可以在坐在马桶上时看看我发的牢骚,以免浪费春节的宝贵时间。

我刚刚突然想起以前一件事。

那天我像一个含冤入狱的替罪羊,而真正犯人却是法官。

写作文也算创作吧?创作当然需要灵感。要知道没有灵感的时候连一个大作家都没有什么办法,何况是我。我生拉硬拽出来的应急作文,写完了就想毁尸灭迹,自己看了都直反胃,恨不得立刻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好把我抽离这人世间。如果我自己都不满意的作文得到低分无可厚非,我绝无怨言。

如果我创作出我喜欢的作文,我会反复斟酌反复修改,短短八百字的文章常常要写好几个小时。完成后看的时候都会心跳加速,恨不得钻在作文纸里看个几百遍。交上去的时候都充满底气,想把老师请来赶紧为我评分。那些既表现了我的思想,又严格符合考场记叙文标准的作文自然没有什么理由得低分。

噩运的噩给人一种蒙圈的感觉。语文老师把同学们写的范文印下来发下去讲评。我的心脏跳得很快。因为我上次写的作文我很满意,所以期待着成为范文。我写的是我的亲姐,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占绝大部分,我姐对我很好,我甚至有炫耀的心理,这篇文章充斥着我几小时的精力和感情。何况我反复检查绝对不犯什么错误。正想着,语文老师就带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脸,貌似散步地溜达到我面前,问:“你上次的作文写的是什么?嗯?”

他的拳头压着我桌面上的书,话轻飘飘地从他的牙缝间飞向我的耳朵,却把我的每一根神经扯了起来。我不知如何作答,完全发懵,脸迅速涨红。他过来好奇我的取材我都不意外。为什么是这句话?他是真的想问我写的是什么还是在责问我?

我真诚地想,绝对没有理由是第二种。老实说,我现在也想不通。我喜欢但他不喜欢情有可原,但完完全全不至于糟糕到特意过来质问我的地步。我在这件事上有着极强烈的自信。

范文发下来,有我的作文。什么意思?我甚至想到他刚才是不是在逗我玩。分析完文题、讲完前几篇范文,我不觉得我有任何错误和逊色,心里渐渐安定。直到他在讲台上念出了我的分数。我才窒息地意识到我要被公开处刑。我刚刚的怀疑迅速被点燃,满脑子的的问号瞬间爆炸,把我的自信炸的血肉模糊。班里一片寂静。我几乎想掀桌而起,问他凭什么。

我若真有如此英勇也不至于现在在这耿耿于怀。

天地良心,我再次重申,我绝对没有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如果我的文章确实有问题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

他叫我站起来,仿佛我干了什么不可饶恕、伤天害理的大事。我谦卑地看他的嘴一张一合,把我的作文分析得头头是道,他每挑一处错,我都觉得好笑。不是的,不是的,我求求您再认真看一看,听我解释可以吗?

好在他叫我站着不仅为了方便羞辱我,还给了我充分辩驳的机会。我诚诚恳恳地以充分的理由解释,说出我的想法,天真地渴望他回心转意。我不知道他是否觉得我说的也有道理,他为了颜面强撑,但他绝没将我说服,反而给我一种他不管他不听他不在乎的感觉。我如果能学会他鸡蛋里挑骨头的姿态的十分之一,我都可以将每一篇范文狠狠批判。他那种权威一样的优越感让我莫名其妙,反感至极。

这篇文章被他贬低得一无是处,我真的想蹲到桌子下请他免开尊口。若真一无是处,那便一无是处,但对于他所谓的教诲,我一个字都不服,我承认它作为中学生记叙文谈不上什么艺术价值,但绝对没有他冠上的莫须有的罪名。我那时这么认为,现在这么认为,等我忘却那篇作文是依旧这么认为。也许你觉得这件事算不了什么事,又要感叹现代人内心之脆弱。但我被否认的不仅是文章,我的自信,我投入的情感显得一文不值。我无能为力。

我很少哭,最难以抑制的哭泣便是委屈,我忘了我是怎么坐下,怎么隐忍,怎么下课故作镇定地走向厕所,默默地流泪。同学很好,都安慰我,说觉得我写的很好。但身边喧闹至极,哪有什么感同身受。

一想起我就不太舒爽,我想我那天的泪到现在大概终于流尽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